find_move

01-001-0004 主講人 : 淨空法師
jump  

佛说阿弥陀经  (第四集)  1983  台湾景美华藏图书馆  档名:01-001-0004

  《佛说阿弥陀经》第四讲,前面曾经将本经的经题给诸位介绍完了。至於玄谈的部分,我们读了蕅益大师的《要解》,感觉到玄义里面有很多重要的意思,是我们必须要晓得的。这次虽然没有讲《要解》,可是我们跟诸位介绍这部《弥陀经》,主要的参考资料,就是《要解》、《疏钞》与《圆中钞》,这三种注子里头,我们以《要解》为主,其中重要的道理,还是要跟诸位做个简略的介绍。

  本经是以实相为正体,这个意思要跟诸位详细的来解释。「大乘经皆以实相为体」,这句是说明佛说这些大乘经,是依什么而说的,也就是他的理论依据是什么?祖师指示我们是以实相为体;换句话说,一切大乘经典,都是依实相而说出来的。什么叫做实相?经论里头说得非常之多,我们在这个地方简单给诸位介绍。第一个讲「无相」,这是说实相之体,佛法里面讲的本空,所谓是万法皆空,是从无相的实相,从体上说的。体虽然是无相,它起作用的时候则有相,无相它能够现相,它现的一切相,我们在这里叫「无不相」。无不相这是有相,这常住的意思,也就是一般所讲诸法实相,是讲一切法的真实相,这个从用上讲。但是诸位一定要明白,体与用是一不是二,是一如的。

  由此可知,所谓有就是一切有相,是依无相理体而生的,所以叫相即非相,非相即相,相与无相一如,空有不二。这是讲空有不二,空有一如,是一桩事情,不是两桩事情。这个道理很深,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理解,所能够体会得到的。蕅益大师说「觅之了不可得,不可言其无」,这就讲无相的实相,从体上讲不能说它没有,因为它没有迹象可寻。换句话说,我们六根都接触不到,眼见不到,耳听不到,甚至於我们连这个心都想不到,正是经论里面常讲,「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」。可是它的确有不是无,这就是讲的「本空义」,本空不是无,这是诸位一定要把它记住的,佛法里面讲的空,空不是无,空是有,不能说它无。

  它起作用是「具造百界千如」,十法界依正庄严都是它变现出来之物。我们今天讲大而宇宙,小而微尘,谁造的?无相、实相所造的。千如这是天台大师所说的,依照《法华经》里面十如是,每个法界皆有十如是,一法界具足十法界,所以十法界总共是一百个法界。每一法界里头都有十如是,百界千如,这就是讲整个的宇宙人生都是它变现之物。「不可言其有」,虽然变现这一切相,森罗万象,不能说森罗万象是有,为什么?它这个有是无中生有,有即同无,实在讲有即是无。《心经》上说得好,「色即是空」,这个地方是色,色是有,即是空,这是空。「空即是色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」,就是说的无相、实相与无不相的实相。

  这个道理明白之后,才晓得「寂照不二」,寂是从体上说的,照是从作用上说的,寂照不二,这是体用不二。体用不二这身土当然也不二,身是讲我们的根身,土是我们依存的国土,就是世界。为什么说它不二?因为皆是实相变现之物。因此性修也不二,这是讲性修,本性里头原本具足的,修是讲一切修为。本性所具跟一切修为也是不二,这里面含的意思都有相当的深度。「真应不二」,真是讲诸佛法身、报身,应是讲的应化身,三身即是一身,一身即是三身。这个道理六祖大师在《坛经》里面讲得很清楚,这些「无非实相」。真正觉悟了,那个境界是凡所有相无非实相,或者说皆是实相都可以。迷了时候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那是众生的境界;诸佛菩萨的境界,凡所有相皆是实相。

  可是诸位一定要明了,皆是虚妄,这个意思不可言其有;皆是实相,这个意思不可言其无。诸位想想这两句话,「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凡所有相皆是实相」,这两句话意思是一还是二?这个意思是不二。皆是虚妄跟皆是实相,是一个意思,不是两个意思。「实相无二(不但无二),亦无不二」,到这两句你才真正体会到实相。佛所说的一切经论,都是依这个道理所说出来的;换句话说,佛所说的一切经论,无非是教我们悟入这个道理。到你几时悟入了,佛就无法可说了;没有悟入,佛有法可说。悟入不二之后,像禅宗里面讲口挂墙壁,墙壁上钉个钉子,把嘴巴挂在那个上面,这就表示什么?没有话说了,无话可说了。「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」。

  诸法实相,佛在《般若经》里面这个意思说得很多,也讲得很清楚。一切经里面可以说《般若经》是最不好懂,因为般若就是讲实相,就是说这个问题。这个问题,在本质上讲,它是非有非无,如果说有,我们也好懂,说无也好懂;说有即是无,无即是有,这个事情难懂。但是事实的真相如此,我们不可以不明白,不能够不晓得。理明了这是解悟,解悟固然算是不错,但是还是得不到受用。要讲到真正受用,一定要证悟,说到证悟就是亲证这个境界,空有不二的境界,亲证空有不二的境界。证得这个境界,在净土法门里面讲得理一心不乱,在禅宗里面讲大彻大悟,在教下讲就叫做大开圆解,才能够得到真实的受用。所谓真实受用也就是真修行,因为从此以后决定不迷,像《华严》所讲的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他们所住的境界就是实相的境界。

  我们在净土经里面,就像本经所读的四土里面是实报庄严土,实就是实相,报这是果报,实相果报庄严之土。初证在圆教讲是初住的地位,要到究竟证则是如来果地上的地位,这里面一共有四十二个阶级,这就是证入实相有浅深次第上的不同。在没有证入之前,所修的可以说全是预备的工夫,所谓是预科;证得之后,这才叫真正的修行。说到不二,也就是《维摩经》里面所讲的「不二法门」,不二就是一。《华严》所讲的一真法界,净土所讲的一心不乱,一就是不二,不二就是一,这才是真实的境界,也就是真实之相,决定不再是虚妄的了。

  所以「举体作依作正」,体就是实相,依报是我们的生活环境,正报是我们的身体,作依作正。「作法作报」,法是法身,报这是报身;「作自作他」,自是自己,他是别人,除自己之外这是他人。诸位在此一定要看清楚,依报正报、法身报身、自己他人,全是从一个实相变现出来的,不但这些自他依正境界是从实相生的。「乃至能说」,能说之人或者是能说之理,或者是能说的方法;「所说」,所说这些道理,所说这些方法。「能度所度,能信所信,能愿所愿,能持所持,能生所生」,乃至於赞佛,「能赞所赞,无非实相正印之所印也」。这个地方要跟诸位略略的介绍一下,这个道理不但是《弥陀经》如是,刚才说过,所有的大乘经论都是这样的,都是依这个来建立的。

  能说在此地是释迦牟尼佛,就本经来讲《佛说阿弥陀经》,能说的是本师释迦牟尼佛,所说的是西方世界阿弥陀佛。能度所度,能度众生的人是佛;所度的是众生,此地所说的众生,是包括九法界的有情众生。除佛之外,菩萨、声闻、缘觉,再下面是六道众生,都是佛所度者。能信所信,能信是我们的心,这个心有真心、有妄心,妄心是我们所说的意识心,意识心也能信,但是它毕竟不是真心;换句话说,它的信不是真信。不是真信,信里面总带著几分疑惑,因此这个信心它有进有退。如果是真心来信,信心是清净的、是坚固的,永无退转,因为他没有疑惑。所信的就是佛所讲的理论方法,一般称之为法门,就是这个理论方法的门径。

  能愿所愿,因为信愿行在本经称之为「三资粮」,也就是修行净土三种必要的条件,少一个都不能成就。在本经的正宗分里面,所说的就是这三桩事情。能愿就是能发愿的人,第一对於娑婆世界要厌离,这个厌离是形容他真正能够放下,决定不再执著了,是取这个意思。对於西方极乐世界他真的起了向往之心,因为晓得唯有在西方极乐世界,才能够真正的成就自己的道业、学业。不但我们这个世界人,应当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在前面我给诸位说过,极乐世界好比是个佛教大学,本师释迦牟尼佛劝我们入学,往生就是入学。入学之后没有一个不成就,这是教我们要发这个愿。我们在一切经里面,看到十方世界那些菩萨们,没有一个不发愿求生净土的。连《华严经》里面所说的华藏世界,四十一位法身大士都不例外。所愿的就是极乐世界,对於极乐世界那边的情况十分的了解,那边的环境,那边的师资,那边教学的课程,没有一桩不了解。

  能持所持,能持这是讲到修行,念佛不仅仅是口念,诸位要晓得,这句佛号它的意思是无量觉。莲池大师在《疏钞》里面,给我们解释阿弥陀佛,阿是印度话,意思是无;弥陀也是印度话,意思是量;佛是觉的意思。我们念这句阿弥陀佛,就是念无量觉。我们六根接触外面六尘境界到底是觉还是迷?单单口念阿弥陀佛,我们的心、我们的身还是迷在五欲六尘里面,依然不觉。那又怎么能相应?所以能持是三业,无量觉,我们口的言语要觉,我们身的行为要觉,我们心地更要觉悟。所持的就是指名号,名号要晓得意思,无量觉,我们固然是要照这个意思去修。而无量觉,西方极乐世界是导师的名号,导师有愿,只要人念他的名号,念是真有心,这个心是效法之心,取法乎圣贤,这才是真正持名。能生所生,能生就是能生的条件具足,生就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信愿行这三个条件统统具足,依照理论,依照方法,一切条件统统具足,所生的西方世界四土三辈九品。

  能赞所赞,这是指本经里面能赞的释迦牟尼佛,与十方一切诸佛;所赞的阿弥陀佛以及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。不但在本经,在净土经典,甚至於在许多大乘经论里面我们都看到的,这一切的一切,无非都是实相正印所印。换句话说,与实相完全相应,一点都没有违背实相的原理原则,这是说明本经理论、方法、境界之依据。释迦牟尼佛不是凭空说出来的,不是他自己的理想;与西方哲学家,柏拉图的《理想国》,决定不相同;与孔老夫子的大同世界,也不相同。为什么?那是他的理想,不是事实,不与实相相应;本经完全是事实,与事实真相完全相应。西方极乐世界不是释迦牟尼佛的理想国,这点千万不可以误会,如果一误会,则这个大好的机缘你必定错过了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

  再讲到修行的要领,本经以信愿持名为修行之宗旨跟要领,或者是讲纲要,宗旨跟纲要,讲的「信、愿、行」。信这个里面首先「信自、信他、信因、信果、信事、信理」,我们一条一条的来跟诸位介绍。信自是怎么讲?这条是最重要的,我们晓得,莲池大师在《弥陀经疏钞》里面,对於这个意思特别的强调,十法界依正庄严都是自己真心变现之物。所谓实相就是真如本性,体就是真如,真如就是自己的真心,就是自己的本体,禅家所谓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就是这个。经论上常说终日随缘,终日不变,随缘有染缘、有净缘,随缘是随真心之缘。如果是从《起信论》里面所讲,就是随顺本觉;随顺无明就是不觉,才有十法界依正庄严。随顺本觉,这个一念真心不变,真心里面没有觉想;随顺不觉,这是六道凡夫。或者也可以把小乘包括进去,小乘人没有见性,都可以算是不觉。

  但是,这一念真性也没有改变,为什么?真性里面亦无不觉;换句话说,就像六祖所说的,「本来无一物」。真如本性里面觉与不觉,这两个意思都没有;可是觉与不觉,这两种现相是存在的。但是在真心理体里面没有这个东西,因为这个东西存在,这个东西是虚妄的,虚妄没有又怎么会存在?这个事情难懂。佛在经典里面给我们举个比喻,好像我们眼睛害病,眼睛害病是个普通事情。有许多同修都有这个经验,我自己也有这个经验,为什么?眼睛害过病!眼睛有了病,我们看到灯上会有一层缘影,无色的缘影,试问问灯上有没有影?灯上没有。好眼睛的人看灯上没有缘影,这个病眼看灯上有缘影。我问问你,那个缘影到底有没有?不能说它有,不能说它没有,眼睛病了真有;事实?事实没有。这个缘影就好比什么?好比无明,所以无明本来是没有的。病眼好比是迷,迷了本觉就现虚妄不觉的缘影,就现这个境界。

  迷的程度有浅深不相同,所以才有六道;从迷再觉悟,觉的程度不相同,所以才有四圣法界,有这个种种的差别。但是不管它是觉也好,迷也好,终日随缘,终日不变,六根根性从来没有改变过,从来也没有染污过。正是《心经》里面所讲的,「不垢不净,不来不去,不生不灭」。十方虚空恒沙世界原本就是自己一心所现之物,这个事情难懂。十方虚空恒沙世界是我心变现的,我不相信,心怎么会变现这么多东西来?给你讲真话,你不相信。可是,如果从比喻当中你要是能够悟到了,还算是聪明人。佛在经上常常举梦境,当我们作梦的时候,这梦醒过来了,你好好的想想佛在经里讲的话,你梦里头有没有虚空?有虚空;你梦里面有没有世界?有世界;梦里面有没有芸芸众生?有众生。梦从哪里来的?是不是你自己一心变现的境界?不错!是自己一心变现的境界。

  心能变,心是体,因为它能变,所以不可说它是无,它能变,它有这个作用。所变现这个梦境,你在作梦没醒的时候,你觉得这个梦境好像是真实的,样样都不假,不能说其有。梦境不错,是不能说无,作梦的心不能说无,梦的境界不能说有,这个容易懂。为什么?时间短暂,你一下醒过来。你就不晓得,我们现在在这个世间在做大梦!这个大梦与小梦的道理相彷佛,你要从小梦当中觉悟到大梦,你就会清醒过来。真正能够承认,能够接受佛给我们讲的,十方虚空无边国土一切众生,都是我们自己真心随染净缘变现的幻想。因此,所变这些幻相不可以说其有。《金刚经》佛告诉我们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」,「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」。能变非无,所变非有,非无非有这是事实真相,这个道理,确实我们在一切大乘经论里面能够体会得到,这个事情不难。

  真正体会到了,真正听佛这一开示觉悟了,自己真相信、真接受了。可是我们要想证得这个境界,证得境界证悟;我们能够体会到,能够感受得到,这是解悟。证悟就不是个容易的事情,为什么?因为我们过去无始劫以来,时间太长了,都是在迷惑颠倒,不知道这个事实真相。所以我们累积的习气太深了,习气不除,就没有办法证得这个境界,要想把这些习气除掉,当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。但是能不能除掉?能除掉。我们自己也有信心,相信自己能除掉,虽有信心能除掉,可以除一部分;要想把它除得干干净净,还是不容易。这就是什么?习气太深、太厚了、太广泛了。佛跟我们讲的西方极乐世界就是一个除习气,亲证不二法门,最理想的一个环境。我们要发心求往生,相信自己决定可以往生,相信自己决定可以见得到阿弥陀佛,相信见了阿弥陀佛一切成就,这才是信自己。所以我们讲到信心,信自己是亲因缘,你修行能不能成就根本就在此地。

  第二再讲信他,他指谁?指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,佛决定不骗人。诸位想想,世间人如果跟你没有利害关系,他不会骗你的;有了利害关系他想骗你,他当中得到某些便宜,得到某些好处,他才会骗你。如果跟你毫无利害关系,他要骗你,那这个人所谓是精神有了问题。诸位想想,佛有这么大的智慧,他的精神不会有问题,我们能够信得过。而我们众生与佛的确没有利害关系,佛当年在世间,他把国王的位子都舍弃掉,不要了。世间人所追求的名闻利养,功名富贵,他统统都具足,全都不要,舍掉了。我们想想,世间人跟他有什么利害关系?他有什么理由来骗人?没有理由。所以佛说的话,正如同在《金刚经》里面所讲的,「真语者,实语者,如语者,不诳语者,不异语者」。我们要相信释迦牟尼佛,佛给我们讲西方极乐世界不是寓言,佛经里面我们要问有没有寓言?有。有没有假设的?有。寓言、假设只能够说一次、二次,不能常讲!为什么?那不是真实的。西方极乐世界在一切大乘经论里面佛都说,这个事情千真万确,不是寓言,不是假设。《华严经》里面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。《法华经》里面,《悲华经》里头,《智度论》里面,净土三经更不必说了,千经万论处处指归,那怎么是假的?所以我们要相信释迦牟尼佛,这是信他。

  还有一个要信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没有直接跟我们说过法。释迦牟尼佛给我们介绍过,在《无量寿经》里面,佛说阿弥陀佛的因地,修因证果的种种事迹,我们要相信。世尊给我们介绍的阿弥陀佛四十八愿,愿愿都圆满了,我们要相信他。释迦牟尼佛的话真实,绝无妄语;阿弥陀佛的愿决定真实。不但我们要信释迦,要信阿弥陀佛,而且十方诸佛,在本经是六方佛,六方无量无边恒沙诸佛的赞叹,这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,绝不是虚假的,这叫信他。

  信因,因是因地,有因才会有结果。散乱持名,都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佛作祖的种子,何况专心持名,何况一心不乱,怎么会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!这是信因。信果,深信西方世界环境殊胜,亲教师是阿弥陀佛,同学都是诸上善人,老师都是十方世界诸佛菩萨。所以到那个地方,果报很容易就成就,不是个难事情。在我们这个世间最苦的,没有好老师,没有好同学,没有好的修学环境,苦在这个地方。在本地还有些法师在这里讲经说法;在别的处所想求个法师来讲经说法,很难。那法师比起菩萨差得太远,菩萨比佛又差得太远了。所以你要到了西方极乐世界,给你讲经的那些法师都是诸佛如来,这是我们应该要相信的。所以永明延寿大师说,「但得见弥陀,何愁不开悟」,老师好!《阿难问事佛吉凶经》里面,告诉我们学佛的第一个条件,就是「明师受戒」。诸位想这个明师,还有哪个老师能比得了阿弥陀佛?还有哪个老师能比得上十方诸佛?观音、势至都是古佛乘愿再来的,这是第一流的明师。西方极乐世界处处都遇得到,我们这个地方想遇到一位很不容易,遇到了必定成就。

  信事,就是相信确实在娑婆世界西方以外,十万亿个佛国土的那边真的有极乐世界,这在事上相信。这个事从前人相信比较上容易,现在人信这个事麻烦大了。为什么?你说西方,地球是圆的,地球既然是圆的,你说南方、北方还有点可以相信,为什么?那个方位变化不大。东西没有,那个圆球是这么转的,西方在哪里?变成什么?变成没有方向,这是个很大的问题,有许多同学提出这个问题来。如果在理上讲的确没有方位,西方极乐世界也是你自己一心所现的境界。佛讲西方只是一种权巧方便,教我们这个心能够专注,能够成就一心不乱。如果你这个心没有一个方向安住,你要得一心不乱就难了,所以这是权巧方便的法门。可是佛说这个西方,是指我们娑婆世界的西方,没有讲我们地球的西方,要讲娑婆世界的西方,在事上讲讲得通。娑婆世界是个大千世界,这个大千世界,彷佛我们今天所发现的银河系,如果以银河系这个范围来讲,我们讲西方那就很正确。是银河系的西方,不是我们地球的西方。当然整个银河系都在那里动,释迦去我们才三千年,如果说整个银河系在太空当中的运行,三千年角度变化才一点点,微不足道,大体的方位还是很正确。所以要讲是娑婆世界西方没有问题,这个方位是很正确的。

  在《十六观经》里面,是随著我们世俗的观念来作观。日落悬鼓,大海结冰,这就是我们世俗所讲的西方,用这个来作观,这是善巧方便,帮助你得到一心不乱。如果诸位再要怀疑,我也可以提供诸位一点消息,这句「南无阿弥陀佛」就是个信号,这就是一个指引。这个信号,就譬如无线电报一样,你在这个地方念,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那里他就接收到,他就有感应。当你临命终时,经上说得很清楚,阿弥陀佛来接引你;换句话说,你决定不会迷失了方向。你就照经典里面所说这个办法去做,毫无怀疑的去相信去做,到临命终时佛来接引你,你跟佛一道去。太空虽然大,你也不会把路走错了,这个多稳当!所以说千万不要怀疑,要相信这个事实。

  信理,深信十万亿佛国土之外的极乐世界,实实在在不出自己一心之外。所谓是「心外无法,法外无心」,前面说过,十方虚空无边的国土,都是自己真心所现的境界。就好像作梦一样,梦境的时候,整个的真心所现的相就是梦境。我们今天真如本性所现的相,就是十法界依正庄严,可见得西方极乐世界有没有离开我们?没有离开。是我们一心所现,这叫信理。还要相信西方极乐世界,教主阿弥陀佛佛、诸菩萨们、诸上善人,都是自己一念所现的影像,整个依正庄严的相就是自己的心,整个自己一心就化成这个境界相。你要问你的心是什么样子?十法界依正庄严所呈现的,就是你心的样子。好像作梦,你心是什么样子?梦境就是你的心的样子。因为心就是梦境,梦境就是心,古德的比喻「以金作器,器器皆金」,这叫信理。

  理,既然如是,整个境界就是唯心所现,我们何必要求往生?这个话说起来不是没有道理。但是这里头就是有迷悟之分,果然证悟、彻悟,哪有生不生!如果你迷惑颠倒,业障未除,娑婆世界是我们自心染污所现之物,极乐世界是我们自心清净所现的境界。试问问,我们要不要离染污,恢复我们自己的清净?这是应该的。离染污就是厌离娑婆,希望恢复到清净就是欣求极乐,可见得这个事情是一而二,二而一。不但我们应该,十方世界诸佛菩萨都不例外,也是用这个方法断尽无明,恢复我们究竟大觉。这是说的信。

  再讲到「愿,厌离娑婆,欣求极乐」,这个意思、这个道理,我们都要认识清楚,这是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必须具备的条件。厌离是说他放下,能够放得下;欣求也是形容他真正期望著到极乐世界,接受阿弥陀佛的教学,快快的成就自己。所以欣求与厌离在此地都是形容词。

  这个法门的行门,讲到修行,「执持名号,一心不乱」,执是执著,持是保持,继续不断的执著名号。这个意思实在就是孔老夫子给我们所讲的,「择善固执」。这个佛法,诸位晓得,它是破执著的,这个法门里面教我们要执著,我们对娑婆世界不可以执著。因为什么?娑婆世界你要执著就放不下,你要厌离,就是不执著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你就要执持名号,执持名号给诸位说,这是择善固执,善中至善。《大学》里面所讲的「止於至善」,执持名号也就是止於至善,择善固执这是真善。这是方法,它的目的则是一心不乱,这是诸位一定要记住,这是一心不乱。如果我们执持名号,要不能够达到一心不乱,当然也有带业往生,到后来会跟诸位说明。但是总不如达到佛在本经里面,要求我们的目标,所以讲到修行,是要以一心不乱为目的,这个一心有事一心、有理一心。「信愿持名」,有信、有愿、持名,你看看这三种条件全都具足了。这在行门里面「为一乘真因」,一乘佛法里面真正的修因。「四种净土」是一乘佛法最妙的果报,真因、妙果,一乘法!比大乘还要高!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法门?与《六祖坛经》有什么样的差别?六祖大师他是一乘教学,他所接引的大众上上乘人,他自己说上上乘就是一乘。《坛经》里面教学的理论跟方法是一乘真因,成就的是「一乘妙果」。如果跟这个法门来比较,这个法门比《六祖坛经》还要殊胜,还要真实。六祖的法门所接引的大众不广,仅限於某些具足他那个条件的人可以修;而这个法门,信愿持名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。

  因此这个法门在十方诸佛教学度生里面,是一个最主要的法门,道里就在此地。你们看《华严经》里面,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第一位善知识,吉祥云比丘就是教他信愿持名,念佛法门;最后一位普贤菩萨教给他的十大愿王导归极乐。一个开端,一个终结,就是代表行门里面的主流,我们讲的修行的正修。当中五十一位善知识,所教给善财那些修学的理论与方法,都叫做助修,正助双修,一生成就。这是真正值得我们深深的去反省,应该好好的去觉悟,千万不要辜负了自己,不可以当面错过。

  再讲到本经的作用,大师告诉我们,本经是以往生不退为力用。在表解里面,我们也简单的跟大家列出来,「本经以往生不退为力用」。经典给我们讲的是四土,就是这个四土,「凡圣同居土,方便有余土,实报庄严土,常寂光土」,这是西方世界的四土。四土里头「各有三辈九品」,同居土里面有三辈九品,方便土里头也有三辈九品,实报、寂光都不例外,这是大家要记住的。所谓同居土是「见思烦恼未断」,什么叫见思烦恼?这个地方简单跟大家介绍,不能细说,细说很耽误时间。

  见思,见就是见惑,惑是迷惑,如果用我们现在术语来说,就是错误的见解,思惑就是错误的思想。想法错了,见解错了,这里头包括有五类,第一个就是「身见」,执著身体是自己,这个见解是错误的。第二种叫「边见」,边见实在讲就是现在科学家所讲的相对的,相对论就是边见,两边。空与有两边,善恶两边,真假两边,凡是相对的都是属於边见。「见取见」跟「戒取见」,我们俗话称之为成见,某人成见很深,这两种都是成见。执著因,错误的原因,以为是真实的,这叫戒取见;执著错误的果报,以为是真实的,这叫见取见。

  我们举个比喻,印度婆罗门教里面他们修禅定,有的时候禅定功夫相当之深,他在定中看到牛死了,死了那个牛的魂生天了。於是乎他就奇怪:牛死了以后它的神识会生天。於是乎他就学牛,持牛戒,他不吃饭,吃草了,他给农夫去耕田去了,他学牛。为什么?他看到牛死了,神识生天,他认为学牛将来一样就可以生天,这是错误的见解。生天是要修十善业道,他不知道这个牛前世修的十善业道;做牛是业报,它这个报尽了,它十善业道那个因成熟,它生天,与它做牛这一生决定没有关系。这一类叫戒取见,这是讲因的。见取见是讲果报,譬如说有很多宗教家,他们认为生天就是究竟,天堂就是永生,这是错误的见解,这叫见取,果报上的成见。他不晓得天也有生死,天死了以后还要堕落。天的福报比人大,不错;天的寿命比人长,不错,虽长寿他还是要死的。果报是假的,当作真的,见取见。修的因不是真正的因,他认为这个是真正的因,执著这个为正因,这叫戒取见,错了。从外道很显著的能够看到,见取见跟戒取见。

  但是佛门里头也不例外,就拿我们念佛人来说,如果认为念阿弥陀佛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是戒取见。为什么?未必。你要不相信?你可以看看清朝灌顶法师,《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疏钞》里面所讲的,念阿弥陀佛的人一样念到地狱里去,他在《疏钞》里面讲念佛人一百种果报。所以念佛你要懂理论,要懂方法,如理如法的是正修行,是正因。不懂理论、不懂方法,以为念阿弥陀佛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是戒取见。以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:我一切都成就了,到这里黄金为地,我什么享受都有了,我从此以后不要再受苦了。这是见取见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那边是学校,不是你老家,学校当然不错,比你家的建筑范围要大。比如台湾大学校园那么大,建筑那么好,你一考取这个学校,这个学校就是我老家,我一生永远不要离开,那错误了。到那里是念书,是成就自己智慧德能,是这个意思,不是叫你到那里去享乐的。极乐世界不是叫你去享乐的,所以这是见解上的错误。

  「邪见」不是上面四种,凡是属於不正确的见解,都叫邪见。这个五类是见解上的错误。

  另外五类思惑,思想上的错误,贪心,你在这个世间名闻利养起贪心,五欲六尘起贪心是贪心;你在佛法里面起了贪心,还是贪心。贪心是错误的,瞋恚是错误的,愚痴是错误的,贡高我慢是错误的,对於佛菩萨教学怀疑是错误的。这是五种错误的思想,错误的想法,错误的见解。这个错误的见解与错误的想法,你没有根除,没有能够断得了,你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是生凡圣同居土,叫做带业往生。你要是念到事一心不乱,你就生方便有余土,念到事一心不乱。由此可知,事一心不乱,见思断了,错误的见解跟错误的思想统统没有,这是事一心不乱。如果你念到理一心不乱,生实报庄严土,也能够分证寂光净土。事一心,见思烦恼断了,没有见性,换句话就是没有入不二法门,没有入一真法界,这是事一心,等於小乘阿罗汉、辟支佛的境界。理一心,这是圆教大乘菩萨,圆教初住以上的,不但见思烦恼断,也破了一分无明烦恼,所谓破一品无明,证一分法身,这是生实报庄严土。净土法门里头所说的,「花开见佛悟无生」,那就是刚刚证得理一心不乱的境界。要是到四十一品无明统统断尽,就是寂光净土,是上上品实报土,是圆满的常寂光土。

  功夫成片,我们讲到最低级的功夫成片,诸位要知道伏而未断,就是见思烦恼,这个见惑、思惑并没有断掉,但是什么?有能力伏住,伏惑,没有断惑,这叫带业往生,净土法门讲带业往生,是说这个境界。

  再讲到不退,不退转是很难得的。如果我们修行要不退的话,诸位想想,成佛哪里要三大阿僧祇劫?麻烦是退得多,进得少,这才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。如果不退转,那多好!当然退有退的因缘,换句话说,他有退的环境;不退,一定要具备不退的条件。在我们娑婆世界退的缘太多了,自己身体疲乏,兴趣失掉了,会退心;或者有的时候,亲朋好友他们喜欢玩乐,邀著你一道去玩,你在盛情难却之下也退了心。有种种退的因缘,自己无法把持,所以退得多进得少。西方极乐世界因缘太好了,换句话说,它具有不退转的种种条件存在。只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些条件各个具足,实在讲太难得了。

  经里面讲三不退,大师在此地给我们解释四种不退,我们来看看哪四种?第一个「念不退」。这四种不退是前面的意思、境界都深,往后面这是渐渐说得浅显。念不退,这是最深的,「念念流入如来果海」;换句话说,念念都向著成佛大道。这点我们得想想,我们二六时中一天到晚,我们的念头是不是念念都是成佛的念头?很难很难!我们在一天二十四小时当中,有几个念头流入如来果海?你就想到这个事情之难。所以念会退,退到哪里去?退到六道,退到恶道。念人天就退到人天道,念贪瞋痴就退到三恶道去了,你不想不晓得,你要一想这个问题真是严重,真是可怕。

  第二「行不退,精进度生不堕二乘」。二乘人怎么样?二乘人不度众生,因为度众生很麻烦,不是个简单事情,你诚心诚意发心去教导他,他未必肯接受。所以二乘人声闻、缘觉,这阿罗汉、辟支佛只度自己,不顾别人。至少他不主动去教人,他是被动的,你去求他他教你,你不求他他不教你。就跟世间老师一样,「只闻来学,未闻往教」,这个老师是有相当的架子的。不像菩萨,菩萨怎么样?主动来教你,菩萨作不请之友,你不请他,他自己就来了。所以这行不退,精进度生不堕二乘。

  第三讲「位不退」,为什么他的地位不退?地位,譬如讲从圆教初住,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觉,他这个位子不退。因为「上善俱会,永离退缘」,西方世界都是最善的善人,大家聚会在一块,没有恶缘,没有坏人,所以你不会退转的。

  第四讲「毕竟不退」,经里面只讲三不退,这条是蕅益大师给我们讲的非常有道理。「佛号经名」,不仅是阿弥陀佛、《阿弥陀经》,当然直接指这两个。一切佛的名号,一切经的经名,「功德不可思议,一历耳根,永为道种,毕竟因斯得度」。这是说明佛法是金刚种子,我们今天对众生,想帮大家的忙,前面这三种我们帮不上。这种帮上忙,我们印经、印佛像,叫你见闻到佛号,见闻到经名。我们用录影、录音,使你闻到佛法,一历耳根,永为道种。这一生不能得度,将来必定会因这个因缘而得度,这是佛法真正不可思议的功德。

  再说到这部经它的重要之处,「华严奥藏」,这是大经奥秘的宝藏。「法华秘髓,一切诸佛之心要,菩萨万行之司南,皆不出於此矣」。你就想到这个《弥陀经》的重要性,它要不重要,在这个地方可以能看到在整个佛法,可以说是归纳在这部小本的《弥陀经》。

  佛为了度一切众生,「随机施化」,机是众生的机感,施舍教化的方法,善巧方便。「归元无二,方便多门」,八万四千法门,方便法门,指归的一条路。在方便多门里面,讲到最直捷、最圆融、最顿入的,无过於「念佛往生」。这是我们在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里面所看到的,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是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的结论,提倡的念佛往生。善财童子表演的就是念佛往生,这个方法简单、容易、稳当,八万四千法门算是第一。第一简单、第一容易、第一稳当,稳当是可靠,决定不落空。

  要领是「信、愿、持名」,这是本经的三大纲领。永明延寿大师讲但见弥陀,何虑不悟,这个悟是明心见性,是证得理一心不乱,是入一真法界。「法门尊重」,不管是哪一宗、哪一派,对於《阿弥陀经》,对於持名念佛,无不尊重。「法门尊重,独以此经」,因为无论哪一宗、哪一派早晚课诵里面,晚课都是以《弥陀经》。念《弥陀经》,念阿弥陀佛,就连达摩祖师传来的禅宗,都不例外。你要是不信,你去看看《禅门日诵》,那就是禅宗里面的课诵本。《禅门日诵》就是早晚功课里面,是以两种东西为主要的功课,早课里面是以「楞严神咒」为主,晚课里面就是以《弥陀经》为主。诸位由此可知,连禅宗都这么重视,何况其余?这点意思我们一定要了解。

  除了这个理论方法,概略的我们晓得了一点之外,在此地我们跟诸位举出几个往生的人,可以做为我们的榜样。「文殊、普贤」,这是每位学佛的同修都知道,华严三圣之二。文殊菩萨代表的是大智慧,普贤菩萨代表的是大修行,这两个人都是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。《华严经》里面,文殊菩萨有一首偈子说,「愿我临终时,尽除诸障碍,面见阿弥陀,往生安乐刹」。普贤菩萨更不必说了,十大愿王导归极乐,还用得著讲吗?这是讲的补处菩萨、等觉菩萨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。我们的智慧,我们的功夫,能比得上文殊、普贤吗?文殊、普贤尚且求生,我们自己想想是什么样的人,怎么敢不求生净土?这是往上看,上面的榜样。

  往下看,如果说我们自己业障深重,恐怕阿弥陀佛不要我们,念也枉然!你这个想法就错了。唐朝时候有个张善和,是一个杀牛的人,屠户,杀了一生的牛,杀业太重,真正是罪业深重。到临命终的时候,许多牛头人来问他要命,这是地狱相现前。他这一叫救命,不得了,牛头人统统来问我讨命来了,这不得了。他叫他太太赶快给我请法师来帮助我,给我解决问题。他太太请了法师来,法师就告诉他,「这个时候你这是地狱相现前,没有别的办法,赶快念阿弥陀佛,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」。他太太给他点了一把香,他拿著香大声念阿弥陀佛,念了几声之后,他告诉法师,告诉他太太,「牛头人不见了,阿弥陀佛现前来接引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」,他走了。诸位想想,我们说一生造深重罪业,你造的罪业有张善和那么重吗?他一生杀牛,不知道杀多少牛?他能往生。我们想我们虽然造罪业,还不至於像张善和,张善和能往生,我们为什么不能够往生?

  还有一个榜样,宋朝潭州黄打铁,我们讲愚痴,或者家境困难。黄打铁一家四口,靠打铁维持清苦的生活,一天不干活一天就没饭吃,他尝到人生之苦。有一天有个化缘的法师从他门口经过,他请法师到家里来坐坐,请教法师,「我太苦了,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救我?」法师就教他学佛!唯有佛法才能真正破迷开悟,离苦得乐。但是他想想,我哪有时间?第一个要不耽误我工作,第二要不花钱,因为什么?他没有钱,也能够救我。法师就告诉他,你念佛号就行!不耽误你工作,你打铁,铁锤下去阿弥陀佛,提起来阿弥陀佛;从前拉风箱,风箱推进去阿弥陀佛,拉出来阿弥陀佛。你看既不耽误你工作,又不要花钱。

  他听了这个办法好,於是乎天天就念佛,他太太就说,「这个打铁已经很苦了,再念佛不更苦吗?」黄打铁就说,「不,从前我拉风箱拉得手酸,现在我念阿弥陀佛,手不酸了;以前打铁很辛苦,现在一面打一面念阿弥陀佛,不觉得辛苦了。」这样念了几年,果然他真成功了,有一天他跟太太说,他说「我要回家了。」她说「这个地方不是你的家,哪里是你的家?」他笑笑说,「这不是我的家。」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洗洗澡换了衣服,照样还打铁。打的时候,他不认识字,他念了一首偈子,「玎玎璫璫,久炼成钢,太平将近,我往西方」,他一锤下去,他是站著往生,他没有害病。他是宋朝时候的人,站著往生,没有害病。这个示现被大家看在眼里,是真的一点不假。

  凭这么一个人,愚痴的人,没有闻过佛法,不懂得佛法的道理,一个法师教给他这个方法,他就诚心诚意的去修。所以玎玎璫璫不是形容打铁,形容他念佛功夫不间断;久炼成钢,他功夫成片,他念佛功夫成熟了。是不是得一心?这个我们不敢讲,最低限度他功夫成片。所以才有这样的瑞相,预知时至,晓得自己什么时候走,而且站著走,没有病苦。这些人都是我们的榜样。我们今天学佛,我们的环境比黄打铁要殊胜,我们的业障没有张善和那么重,他们都能往生,何况我们?所以诸位同修不要错过大好因缘,不要辜负了百千万劫难遭遇的机会。一切经可以不学,《弥陀经》不能不学。但是要想真正通达《弥陀经》的教义,那你得要探讨相当分量的大乘经论,你对於《弥陀经》的经义,才能够真正了解,才能够真正的相信,死心塌地依著这个方法来修行,一生当中决定成就。

  张善和的成就,品位不高,是我们能够想像到的;黄打铁的品位不可思议,我们不敢下断语。举出这四个人的例子,正是古德所说的「上智与下愚不移」,文殊、普贤这是上智,张善和、黄打铁是下愚。你看看上智之人他成就,没有话说;下愚之人他也成就,也没有问题。难办的就是像我们这样的,上不上,下不下,所谓是半吊子,这上不上、下不下亏就吃大了。上智难,当然不容易;下愚,愚不可及,也不容易。经,前面的大意就介绍到此地,向下我们就要讲到经文了,给诸位正式介绍经文。当然我们还是受时间的限制,但是经中精要的义理,重要的修行方法与境界,一定要给诸位介绍出来。总希望诸位在这一会当中,能够得到真实的功德利益。今天我们讲到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