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nd_move

01-014-0010 主講人 : 淨空法師
jump  

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  (第十集)  1994/7  美国达拉斯  档名:01-014-0010

  请掀开经本第廿四面第一行第九个字看起:

  然诸经示净土行。万别千差。如观像。观想。礼拜。供养。五悔。六念等。一一行成。皆生净土。】

  我们上次讲到这一段里面的『五悔』。「五悔」就是《普贤行愿品》里面讲的十愿,这在菩萨修行原则里面来说,是属於最高级的修行方法。十愿,我们讲到第五「随喜功德」。今天我们再接著这个十愿介绍之后,然后来会合什么叫五悔,为什么这个十愿又叫五悔。

  「请转法轮」是佛弟子弘扬佛法非常重要的一桩大事。因为佛法是师道,自古以来师道是非常尊严的,所谓「只闻来学,未闻往教」。学生亲近老师要求学,是学生来求学的。古时候的老师教学,不像现在学校,现在学校有制度,每年招生。古时候这些老师有道德、有学问,都非常清高,也非常谦虚,他怎么敢招生?招生那还得了,会被人笑话的,所谓师心自居,这太贡高我慢,所以决定没有招生。我们看中国古时候跟佛门里面,没有见到招生这桩事情。那学生从哪里来?我们做弟子的有义务要介绍,介绍也不可以去拉人。拉人,那对老师德行上来说,那是怎么说也说不过去的。所以用一种非常善巧方便赞叹老师的德行。所以在佛门里面有许多赞颂,赞颂就像唱歌一样,我们唱出来,里面是颂扬老师的道德学问,让听的人听到之后心有所感,自自然然来请教,来问清楚。他来问,我们才可以跟他讲,才可以为他介绍。绝对没有像现在拉信徒,没这个道理。所以是善巧方便这样的介绍。

  另外一种方法,大众不知道佛法的好处,我们自己深得佛法利益的人,主动请。佛在世的时候请佛、请佛的弟子到这一方来讲经说法,佛法里面说的讲经说法,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到这个地方来讲学、来教化众生,这是我们自己去请。隆重的礼节,殷勤礼请。这个礼请礼节尊重,这一般社会大众看到,他感受不一样,他也会很尊重。所以现在这学校教育跟古时候不一样,我这个年龄还念过几天旧私塾,时间很短,好像我只念两、三个月的样子,以后就离开家乡。学堂是在祠堂里面请一位老先生在那里教几个学徒。我们拜老师,我的父亲带我一道,先到礼堂,礼堂里面供奉的是大成至圣先师孔老夫子的牌位,我们要对孔老夫子行最敬礼,那个时候还三跪九叩首,我父亲在前面,我们在后面。拜完孔老夫子之后,拜老师,家长对老师也是三跪九叩首。这样隆重的礼节,把自己小孩托付给老师,你想想看,老师受这样隆重的礼,他要不认真管教他能对得起家长吗?这个不一样。

  在台湾,早年台中莲社办了一个佛学研究班。这个班上收了八个学生,八个学生都是大学毕业的,我们是研究班。李老师也聘请了几位老师,我们是李老师的学生,老师要我们到里面去担任教席,我们是他的学生,家长不会行这个礼,李老师代表这八个学生的家长,给我们也是恭恭敬敬顶礼三拜。我们怎么能当得起?他说:不行,一定要接受。这是礼不能废,礼要废了,教就断掉了。这样隆重的礼,我们对每个学生的教导也非常认真负责,否则的话,对不起李老师磕了三个头,尊师重道。现在在佛门里面还能看到,佛门里头讲学、讲经还有一点礼节,其他地方看不到。尤其在美国,完全看不到。不能够尊师重道,讲到这个道学的传授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所以我们做佛弟子的,要做出一个好样子来给社会大众看。希望能够收到潜移默化的效果,改善风俗。如果要把这个道丧失掉了,道是什么?人类之所以成为一个人的常道,平常的一个道理。这个道理是什么?在中国就是伦常,在佛法是五戒十善。所以教育,中国自古的教育教什么?教你怎样做一个人,教你明白人与人的关系,父子的关系、夫妇的关系、兄弟的关系、君臣的关系(君臣在现在就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)、朋友的关系,五伦。这个关系搞清楚搞明白,一生能够遵守这个原则,这才像个人。人与禽兽差别,就是人明白这个关系,伦常的关系。这属於五伦。

  「常」,常就是我们讲的道,常道,永远不能够变更的。儒家五常,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。《左传》里头说得好,「人弃常则妖兴」,人要是把伦常舍弃掉,这社会变成什么?妖魔鬼怪。我们今天看这个社会确实妖魔鬼怪的社会,不像人!这是值得我们深深去反省的。孔夫子教学这四科里面第一个是「德行」。从小培养伦常的概念。不但要培养你,而且要学习。所以中国古代的小学就是教你生活教育。小学七岁跟老师读《礼记》,读「学记、曲礼」,你就明白了,学生活教育;怎样侍奉老师,如何尊重学长。他这个学会了之后,他回家就懂得如何去侍奉父母,如何跟兄弟姐妹和睦忍让相处,从小学。所谓是「少成若天性」,从小教起,著重在品德生活教育,整个小学六、七年一直到十二岁都是著重在这个地方。「文学」方面?那就是背诵经典,没有讲解的。所以老师只教句读。大概从七岁到十二岁,这四书五经,聪明一点的几乎全部都能够背诵,不讲解。这个教学法高明到极处。现在人不懂。

  小朋友要没有约束给他,也会胡思乱想。今天讲的青少年问题,打开中国历史,自古至清朝没有听说有青少年问题的,现代才有这个问题。什么原因?教学有了大问题。小朋友不约束他,他也胡思乱想。天天就是背书,天天要背书,他就没有功夫去打妄想。所以这一方面是教他对於典籍熟悉。实际上,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是修定、修清净心。在佛门里面讲「根本智」。《般若经》上讲的「般若无知」,小学就是教他无知。他能过他天真烂漫的童年,教他无知,专门去读诵。能力好的,这经能够背诵,在历史里头选择、子集里面选一部分让他去背诵去。

  从前中国教学没有中学,小学完成之后就进太学,太学就像现在的大学一样。太学里面教导,老师教学生,讲解。讲解,你看许许多多的老师,那个时候一个老师教学生人数都不多,十几、二十个人,带著学生游山玩水。有事弟子服其劳,弟子给老师驾车,给老师准备酒菜。一路旅游一路玩,一路讲解。这几个月回来之后,这个课程就圆满了。所以读书真乐!老师讲解没有课本,学生听课也没有课本,给你说哪一本书第几页第几行,个个都知道。背熟了。

  中国古时候这些书籍,说老实话也很科学。你去看看古书,古书这个刻板的印刷,每一面十行,每一行二十个字,里面没有空格。所以说到第几页第几行,不管哪一家刻的书,全国是统一的。说到第几页、第几行绝对不会错,人人都知道。不像现在这个出版,这个页数、行数不统一,从前是统一的。你们看看我们楼上《四库全书》,你翻开看你就晓得,每一页行数、每一行字数,一定的。所以到太学的时候就开讲,研究讨论,那在佛法讲那是求后得智。后得智是无所不知。所以第一个阶段是养清净心,清净心能生智慧,这古圣先贤的东西,他能理解,能够明了。

  我们看中国的历史,十几、二十岁考中进士很多。进士就等於今天的高考,高考及格,分发到地方做官、做县市长的不少。你在中国历史上去看。在现在十几、二十岁的年轻人还不懂事,那个时候就做父母官。为什么说那个时候人能,现在时候人不能?教学方法不一样。佛门同样一个道理,诸位看《高僧传》、看《居士传》,在家居士学佛的,二十到三十岁的时候,开悟的人不晓得有多少。证果的人,上一次跟诸位提到的六祖惠能大师,他是证果,他不仅是开悟,他确确实实明心见性,廿四岁。像他这样的年龄,开悟的不止六祖一个,永嘉也是廿几岁成就的;居士里面像彭际清居士也是廿多岁开悟的,在家人。

  所以从前那个教学方法跟现在不一样,中国的确有许多好东西,可惜到民国建立之后,把这东西全部舍弃掉,这非常非常可惜。佛门里面虽然保存一点,但是现在西方文化侵入中国之后,中国的衰弱,一味去媚洋,总是认为外国的好,把中国自己的东西全部舍弃掉,今天中国人遭这样的大难。外国是不是真好?我们走了许许多多的国家,看了一看,也不见得真好。细细比较,我们中国东西确确实实能够挽救这个世界,能够给世界真正带来幸福和平。外国人的长处是科技,科技达不到这个目标,科技发展到最后,只有整个世界同归於尽(到核子大战就同归於尽),这是他们文化发展到极处。中国文化发展到极处是世界大同,不一样。这是我们用很客观的、很冷静的思考观察。外国有识之士也认为真正要想达到世界和平,还是中国孔孟之道跟大乘佛法。这个话是英国学者汤恩比说的,不是出於中国人说的,外国人说的。要想挽救这个世界,要用中国东西,他们能见到,我们今天迷失了,很可惜。

  佛法的教学随著西方教学法,我们也把自己的方法原则放弃掉。所以这一代学佛的人比起过去,这个过去要从清朝末叶以前,我们的成就可以说就谈不上。清末民初以前,每一代确确实实有高僧大德,我们没见过,我们读他的书、看到他的著作,不是现在人能够学得出来。从哪里看?从他的作品上看。现代人虽然也著作等身,那些著作你看一遍之后,就不想再看第二遍。而前人这些著作,你能够百读不厌,看了还想看,这里面价值就可想而知。为什么他的作品永远读不厌?他是从真实智慧里面流露出来的。今天东西为什么看一遍,不想看第二遍?他是常识里面写出来的。有些所谓是记问之学,这个地方抄一点,那个地方听一点,这样凑合起来的东西,不是从自己心性里头悟出来的,那个不一样。也就是说,我们今人在修学上没有古人那么踏实,没有人家那么认真。人家确实从基础做起,我们今天把基础舍弃了。

  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老师为我们讲解,佛法经典虽然多,经典的好处我们看不出来。虽然经典的文字比起古文浅多了,这在文学里面,佛经的文字称为变体文,实在就是古时候最容易懂的,像我们现在讲的白话文一样。因为他的目的是希望能大众化、能普及化,所以这个文字尽量用浅显的。佛经的文字不深,文字虽然不深,可是义理不浅,需要真正有修、有学的人来为我们介绍,来为我们讲解,因此「请转法轮」就非常非常重要。诸位如果说,我们佛门常讲,我们希望做善事,哪一种善事最好?教化众生的善事最好。我自己没有能力教,不要紧,我请善知识,我请好老师到这来教,这个功德就是自己的。

  中国古时候有一个要饭的武训,我想大家读国文都读过。武训是要饭的,兴学办了几十所学校,这也是中国了不起的圣贤人,不是凡人。所以我们能够兴学,不必要自己教学,我请有学问、有道德的人到这一方来主持教化,请他来讲经弘法。这对於这一方风俗习惯必定有正面的影响,有真实的利益,一切好处、善事没有比这个更善。现在大家懂得一点慈善救济,那是救急,没有办法救贫。请法师大德来讲经说法,这是救贫。我们在道德上的贫穷,在智慧上的贫穷,在才艺上的贫穷,这些老师能救济我们,能够帮助我们。所以请转法轮是第一善行、第一大德。

  如果这一位善知识跟我们这一方很有缘,这个有缘,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对他很尊敬、很欢喜他,很能够听他的话,接受他的教导,这就是有缘。有缘就不能让他走,希望把他留在此地,就是「请佛住世」。希望他长住在此地教化一方。诸位要晓得,请一个法师来讲经,讲一部经、讲两部经,这个听经的人就开悟、就证果,自古以来没听说。只有释迦牟尼佛在世,经典上有记载,佛以后这种情形几乎就没有,众生的根性不如前人;换句话说,必须要长时间的薰陶,才能改变习气,才能有成就。长时间的薰陶,一定要请老师长住在这一个地方。

  我过去在台中,李炳南老居士在台中一住就是三十八年,一直到他老人家圆寂。他一生就是一个道场,实在讲,也是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。我们这批学生,有一次老师也问我们,问我们的志向,各言尔志。问到我,我那时就跟老师讲,我说:我喜欢,如果能学成,我到处去游化,不住在一个地方,到处去游化。老师听了之后笑笑,他说:你自己成就可以,你成就不了众生。我说为什么?他就说:哪有众生听你讲一部经就开悟证果的。确实没有,所以他就劝我们一定要长住在一个地方,才能够真正利益大众。我一直到今天还在各地方晃来晃去,是不是没有听老师的话?不是的,缘不成熟。好像每个地方听众都很多,在美国是最少的。听众多是一回事情,没有人真正肯学。真正肯学的,那个是缘。

  现在学道难!难在什么地方?名利放不下,习气不肯改。这个对於真正修行来说是最大的障碍。有这些东西存在,做老师全心全力的帮忙,没用处的。师资之道是很不容易。我在台湾还能遇到三个老师,实实在在难得,确实是古人所讲的「可遇不可求」。老师为什么肯教我?我有什么长处被老师看中?实在讲一无所长。老师所看中的就是我很真诚、很听话,这是一个条件。一个很重要的条件,对老师的教导百分之百的服从。第二个条件?也许我很幸运,我想学的时候都是开端,是一张白纸,没有被染污过,老师很欢喜。我学哲学,拜访方东美先生的时候,只是有个很强烈的愿望,非常想学。老师问我:有没有念过哲学的书?没有念过。有没有听过学者们的讲演?没听过,这个他欢喜。我想到学校去听他的课,他不让我到学校,让我到他家里,每个星期天特别花两个小时来教我。原先不晓得,到后来学了佛之后才明了,他对我非常爱护,怕我到学校会认识很多同学,会认识很多老师,东听听西听听,东看看西看看,心地会受污染,那就没法子教。只许可接受一家之言,跟定一个老师,这就是中国古时候讲的师承。

  方先生给我介绍佛法,佛法是我们课程当中最后的一个单元,佛经哲学。告诉我:佛经哲学是全世界最高的哲学,佛法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。我被他这两句话引到佛门里来。我的运气真的是很不错,接触佛法大概一个月,我就有一个缘分认识章嘉大师。章嘉大师跟方老师一样,对我非常爱护,每个星期给我两小时,在他的小客厅里头,我们也是一对一这样教的,我跟他三年。以这个基础,章嘉大师圆寂之后一年,我亲近李炳南老居士,在他会下十年。我学东西很简单,很单纯,哲学一个老师,佛学先后两个老师。

  老师限制非常严格,只可以听他一个人的,除他一个人讲经说法,任何人讲经说法不许听。这就是老师他负责指导你,你一定要听话,你要遵循他的路子走,他对你负责任。如果你听多看多,乱掉了,他就没有办法指导你。我们到后来对於佛法稍稍深入一点,才懂得古时候所谓的师承,明白了。懂得佛门里面讲「五年学戒」,明白了,五年学戒就是老师的教诫,不是那个戒律,老师的教诫,一定要遵循老师的指导原则。为什么?我们初学,什么都不懂,学杂、学乱,到以后没有人能够教导你。所以这个根一定要扎得稳、要扎得牢。

  什么时候老师放你出去参学,开放什么都可以听、什么都可以看?这个里头有个标准,到你自己智慧开了,你有能力辨别邪正,有能力辨别真妄,有能力辨别是非,只要有这个能力,老师绝对不会留你,出去,出去,把你赶出去,你出去参学去。那个时候参学对你真正有利益,即使是邪师说法,你也得利益,也决不会受他的害,你有能力辨别。老师教学的苦心在此地,让你有能力辨别,给你真实的标准。这是古时候在佛门里面是五年。但是我们在《高僧传》里面看到,有很多人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於一生感老师的恩德,不离开老师的。老师过世的时候,这才到外面教化一方,传老师之道。可见得这是一个非常庄严、严肃的一个问题。

  现在师道没有了,老师也没有了,学生也没有了。我离开老师在外面弘法,尤其以后在国际上弘法,感到很苦,找一个志同道合的都没有。所以每一次回到台湾我去看老师,我都会跟李老师说:请老师多培养几个学生,我们在外头有帮手,有呼应。这个话我总说了十几遍。最后一次,老师说:我不是不愿意培养人,你替我找学生。从此以后我不再敢讲,我想想我找不到这个学生,到哪里去找一个学生对老师百分之百的服从,我找不到。所以我明白了,以后不再说了。

  在美国遇到一个同志,夏莲居的学生,黄念祖老居士。我们的确是一见如故。要照我们中国的话来说,从我们这个家谱里头连系也是一家。夏莲居跟梅光羲是同学,是师兄弟。梅光羲是李炳南老居士的老师,这样连就连到一家去。他在大陆上专弘《无量寿经》,我在海外也是专弘《无量寿经》。没见面的时候都感觉到非常孤单,没有人讲这部经。大陆上除了黄老居士,也没有人讲这部经。在美国一碰,居然我们两个都是讲这部经。所以北京见面一见如故。

  由此可知,师道确实是难。师道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。人懂得孝亲,而后才知道尊师。不讲孝道,这师道就很难说,没法子说。所以至善圆满的教育还是要从孝亲尊师上去扎根,决定不可以说这个观念太落伍、这个观念已经过了时代,那是我们自己看错。一个人能把自己的父母老师都舍弃、都不要,他在这个世间就可以无所不为。人人都到无所不为,这个世界岂不是大乱之世。所以要想世界和平安定,要想大家过得幸福美满,汤恩比的话没错。想想只有孔孟的孝道、大乘佛法确实能够对治这个病根。所以「请佛住世」是非常非常要紧的一桩大事。

  但是,年轻的法师培养是相当不容易。这我在许许多多地方说过,每到一个地方,我们同修很多,大家都感到现在弘法的人太少,希望多栽培一些年轻的人来接班。我说:年轻人多,不少!为什么接不了班、成就不了?都被你们这些信徒糟蹋掉。你们听不到佛法,遇不到善知识,这是你们的果报。我说的话他不懂?我们对年轻法师很恭敬,我们哪有糟蹋掉他?过分的恭敬、过分的供养,傲慢心起来,贪心起来,迷惑颠倒,就把这个出家人糟蹋掉。他是人,他不是佛再来的,禁不起诱惑!这是把年轻人糟蹋掉。我们过去在李老师会下,李老师限制,严格的限制,四十岁以前纵然学成,不可以出去讲经。原因在哪里?年岁太轻,怕在外面禁不起诱惑退转了,防范得很严。我们看到年轻的这些法师迷在名闻利养,堕落在五欲六尘里面无法自拔。这是信徒害人,信徒这样修福,将来果报都在地狱。你们修福供养这个法师,这个法师将来成佛作祖,你们有福报。他要落到地狱,你的福报在哪里?你一身的罪业跟到下去。所以这个恭敬供养,不容易!要真正有智慧。

  我们对一个年轻法师照顾他,要照顾得很恰当,让他生活能过得去,苦一点好。苦,他常常想著道;过得太舒服,迷了。西方极乐世界太渺茫,现前这个日子多好过、多舒服、多自在!西方世界都不想去。所以佛给我们讲「以苦为师」是很有道理的。古来的高僧大德没成就的时候吃尽苦头,成就之后,依旧不舍弃苦行。什么原因?他确确实实不会被境界动摇,不会被外境诱惑,为什么还要修苦行?给后人做榜样、给初学做榜样,这是正确的,这是我们要常常记住的。所以现在这个供养多,过去比较清苦,出家人很苦。现在台湾经济发达,人民富裕,随著对出家人供养非常的丰厚,这个时候怎么办?你说不接受,他说:我供养法师,我想种一点福田,你老人家不接受,这也讲不过去。接受怎么样?接受会堕落。实在两难!所以一定要晓得,这个地方接受了,那个地方赶紧布施出去。我将来不能了道,将来还债由那些人代还,我也落得很清净自在,不必要自己去还债。

  所以大家的这些供养,如何为他修真实的福报?这供养来的时候,我们要考虑这个问题。真实的福报,普贤菩萨讲的请转法轮,请佛住世。我们就帮他做这两愿。请转法轮,印经。经典所在之处,即为有佛。佛也就常住。所以我从民国六十年开始印经,一直到现在没有中断过,一年比一年多,我也没有统计,概略的估计有几千万册!纵然不能上亿册,大概也接近这个数字,流通到全世界。这是给大家培一点真实福报。在这些年有录音带、有录影带也普遍在流通。所以现在我知道,在中国、在海外,念《无量寿经》的人很多,念阿弥陀佛的人很多,这是大家的功德,这是真实的功德,里面决定没有流弊的。所以我一生从来没有一个念头建道场。为什么?我害怕,这道场建立,花很多钱!如果这里面人将来不办道,在里头争名夺利,这是罪过,这决定要堕落。我印的经书不怕,你拿去卖都没关系,只要有人买,那个人买了一定去看,一定得利益,这个没有什么流弊。

  道场流弊很大,从前李老师跟我们说过:建道场的时候都是菩萨,非常热心,出钱出力;道场建了之后都是罗刹,争权夺利。我过去遇到过,一个道场新盖好的,盖的也很不错,盖好之后里面争,住持是没有人争,老和尚当住持,争知客师、争当家师。他们在外面募捐的,说我募多少,我应该做当家;我募多少,我应该做知客。天天在吵架,天天在打架,那个时候他们请我在庙里讲经,我讲了一半,回去我告诉李老师:我怎么办?李老师说:不要讲了,赶紧离开。我说经不讲吗?没有关系。我这就离开。这个争权夺利,这是会堕落的,这怎么能对得起出钱出力的这些信徒。所以我从来不敢动这个念头。

  这个道场,我跟大家说是佛菩萨建的。我没有动念头,我也没有劝人拿钱,也没有去化缘,自自然然的,所以这是佛菩萨建的。我在这里充实了一些设备,楼上的图书,这是等於说是我来送的,里面一些设备我来充实,这个硬体是佛菩萨建立的。所以这个不一样。前些年有一个同修到圣荷西看我,问我说:法师,你有没有意思建道场?我就告诉他:其他地方不算,单单中国大陆邀请我讲经的地方,不少於三百处所,我每个地方去讲一个月,从我现在这个年龄,我讲到一百岁还讲不完。你说我还要不要道场?我不要道场,处处作客,到哪个地方,你看我都坐首席、贵宾,伺候招待周到的不得了,一个月之后我就离开,再想我来一次,不知道何年何月。所以我说:他们建道场,我去住道场,他们有所有权,我有使用权。我不要所有权,所有权会累死人。我在那里住一天,我使用一天,住一个月使用一个月,我有使用权,我不要所有权,这个就得大自在!所以这些行政业务是很烦的事情,我怕这个东西。

  我是有几个挂名的道场,实际每个道场都有实际的人去管理,名没有办法不挂。台北佛陀教育基金会,现在成立也有十几年了,我只是第一任在那边挂名做董事长,三年我就要辞,每一届都辞,辞到现在都辞不掉。总干事简居士告诉我,他说:你不能辞!你走了之后,恐怕就没有人送钱来。为这个原因,我那个招牌挂在那里,会有人送钱来。我说:好,那你去挂。他说:什么事都不要你过问,你只要挂个名就行。现在连董事会我都不去,他们找个人代替我就可以。这个名现在还拿不掉是为这个关系,道场挂个名,实际上我什么事都不管,我做我自己应当做的事情。但是这些道场,也算不错,我告诉他的方针、宗旨,他们去做,始终没有改变,这我也是相当的安慰。这个道场刚刚上轨道,还没有完全上轨道,我勉励这边同修要认真、要好好的修学,这是福地,不是真正修福修慧,这个道场住不住。当然我不会请你走路,有护法神请你走路,那就没有法子。佛菩萨、护法神会请你走路,你住在这里住不安,一定要走,感应不可思议。

  十愿里面,这个七条是愿,后面三条都是回向,「回向众生,回向菩提,回向实际」。回向法是非常非常的要紧。因为众生所以不能成佛,心量太小了,起心动念都是想自己,顶多想自己的家庭,再扩大想自己的家族,这个心量都很小!这是众生之所以不能成佛,不但不能成佛,不能开智慧。回向法是把我们的心量拓开,让我们起心动念为一切众生去著想,不为自己。为一切众生,我们自己、我们家庭当然包括在其中,这个功德利益就大,心也得自在,也真正得到安稳,所以心安理得,那个快乐幸福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像得到,所以心量要大。佛之所以成佛,佛的心量是「心包太虚,量周沙界」,这是成佛。

  我在早年,我还遇到一桩事情,我在大专佛学讲座的时候,大概二十多年前,政大有一个学生,四年级的学生,名字我现在记不得,他对於政治很有兴趣,他到我这来问,问我从政之道。我就告诉他,我说:我年轻的时候对政治的确很有兴趣,也下过功夫去研究,可是学佛之后统统舍弃,不再留意这个事情。不过,我说:你既然来问我,我也不能让你空过,为政之道,最要紧的就是心量要拓开。你做一个市长,你这个心胸里头整个市民你都要能够顾及到。你要做到省长,你的心量要包括一个省,你的政治才能够办得好。如果心量小,你注定要失败。所以我就讲佛之所以伟大,佛的心量是尽虚空遍法界无所不包。我说:这个对你来说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条。真正要从政,要在这上下功夫,要把心量拓开,学著能够爱人,能够关心别人,能够帮助别人,这是从政基本的理念。

  后面一个「常随佛学」,这是回向菩提。佛是我们的老师,佛是我们的模范,我们要以他做标准,我们要学他。佛怎么存心?佛如何对人?佛如何对事?这样学才能学的像一尊佛,才能成得了佛。佛在哪里?佛虽然不在世,佛的心、佛的愿、佛的行持都记录在经典上,我们细心去读、细心去体会,依照这个标准,修正我们错误的行为。我们错误的想法、错误的看法、错误的说法、错误的做法,依照这个标准来修正,这叫做学佛。学到完全一模一样,那就是成佛。佛不在世,经典是我们的老师,流通经典就是帮助佛度一切众生,就是回向菩提。这个地方就是常随佛学。

  第九「恒顺众生」。要想众生得到真实幸福美满的生活,一定要顺他。每一个时代意识型态不相同、生活方式不相同、嗜好希求不相同,诸佛菩萨明了,佛的弟子通达。所以佛法的教学,诸位仔细去观察,确确实实是本土化、是现代化,所以这个教学法高明极了。诸位仔细去想想,我们中国人造的佛像像中国人,这在中国本土化;日本人造的佛像,一看就是日本人;泰国的佛像,一看完全泰国人,下巴尖尖的,一看就泰国人。佛没有一定的像,在哪个地方就示现那个地方人的像,这彼此有亲切之感。

  佛的道场也没有一定的型式,在中国的道场采取的是中国宫殿式的皇宫的建筑,你看一入到中国来,马上就是中国化,在型式上完全中国化,我们中国人欢喜接受。假如佛教当年传到中国,所有道场建筑是印度的式样,它在中国决定行不通。所以我有一次遇到一个基督教的牧师,美国人,非常虔诚的基督徒,跟我也很谈得来,他对我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句话:基督教传到中国一百年了,中国有十亿人口,我们基督徒才一百万人,十年,十亿人口才一百万人。他说得好伤心!为什么中国人这样难接受基督教?实际上他不懂,它要像佛教,那基督教在中国大大的盛行了。耶稣是中国人的面孔,玛丽亚像观音菩萨一样,教堂是宫殿式的中国的建筑,就行了。中国人一看,我们本土的文化,没有隔阂,自然就进来。

  所以许多法师最初到美国来,我都劝他道场一定要建美国,建什么样型式?建白宫的型式,小一点,那个样子一定像白宫一样。美国人一看,他一定会走进来。本土化!佛像一定塑美国人的样子,美国人的面孔,为什么?到这个地方来是度美国人的,这个就对了。本土化、现代化,才能把佛法发扬光大。你还建筑中国这个型式的,人家一看,这是外来的文化,外国人不会进来,这就造成障碍。教导他,要叫这些外国人去做中国人,还要做中国古人,他怎么肯甘心情愿?这注定失败!从前佛门的这些高僧大德聪明到绝顶,所以佛教能够这样普遍的宣扬,我们今天不能体会这个意思,墨守成规,错了。

  就是中国,现代的中国,我们再建佛教道场,也不可以建宫殿式的。为什么?现在国民政府办公室不是宫殿式的,大陆共产党政府也不是住宫殿式的。所以佛教道场的建立,要像一般学校建筑一样,要建立现代化的道场。古时候这些道场保留,古迹,这历史古迹,现在观光旅游风气很盛,这些道场都是观光旅游最好的观光点,替国家赚取外汇,这观光旅游这种事业是我们中国观光资源,真是世界第一。你看任何一个道场,一砖一瓦,千百年的历史,许许多多好故事,很容易满足观光客的需求。应该这样做法。

  真正修行要重新建立道场。我在大陆上跟赵朴初会长交换过意见,他对我这个想法很赞成。现在交通发达,不必要建很多,一个宗派建一个道场就够。建立的方式?像美国这种大学城的方式,一个城市就是一个道场。我看过许多美国的大学城,我看了之后,现代化的道场就是这样的。里面有学术研究的中心,有同修大家在一块修学的中心,分成这两个大部分就非常的理想。不走上现代化,不走上每一个国家民族的本土化,这个教育无法推展,没有法子利益一切众生。佛教育现阶段的任务就是六和敬,如何能够把每一个国家的种族、文化、意识型态、宗教许许多多的隔阂,能把他化解,使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战争,都能够和睦相处,这是佛教教育在这个世间的目的,确确实实它能做得到,你要问为什么原因?就是他的胸怀很大,慈悲一切。佛门里头没有界限的,破一切执著,破一切分别意见。这是「恒顺众生」。

  最后一条,「普皆回向」。普皆回向简单的意义,我自己,我的智慧、我的能力、我的福报,我愿意与一切众生共享,这就是普皆回向。把虚空法界一切众生真正看作一家人,真正看作一体。佛门讲慈悲,「同体大悲,无缘大慈」,慈爱,无缘就是无条件!世间人这个慈爱有条件,佛法里面讲无条件。

  这个十愿里面,最重要的是礼敬,所谓「敬人者,人恒敬之」,第二是供养,第三是忏悔,这三条非常重要,我们要修行必须从这个地方下手。儒家教学也是这个原则。我们打开《礼记》,《礼记》第一句话就说「曲礼曰,毋不敬」。我们佛法里面说「礼敬诸佛」。你们在课诵本常常念到「一切恭敬」。这就是教给我们学佛从哪里做起?从真诚心,恭敬一切做起,这真实的善根。福报从哪里修?从供养。佛告诉我们财布施得财富,法布施得智慧,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。善因必定有善果,这是永远不变的定律,这是真理。普贤菩萨跟大乘菩萨不一样,境界又提升了一层。大乘菩萨是布施,他老人家是以至诚恭敬心来布施,这布施就变成供养。本来这供养我们是对佛菩萨、对上的,今天对下布施,也是用对上那种恭敬心布施,决定不敢轻慢人。不能以自己的富贵轻视贫贱人,要把贫贱人看成诸佛菩萨一样去供养他,这个了不起。布施事情小,这个心难得,这个心太可贵,这是佛心!决定要修忏悔,才能真正成就自己的德行。我们今天感到现在这个世界伦理道德已经见不到,也听不到人说。可是这是人生最根本的大问题。

  我昨天到休士顿去参访,遇到蔡居士,蔡念生的儿子,在一起吃饭提到这个问题。他这几天也正在想,如何能在中国四维八德里面选一个德目,我们来提倡它。他告诉我:四维八德里面,今天我们中国人最重要的,我们要知耻。一点都不错。他脑子里头想的我们怎样组织一个「知耻学社」,我们来推广这个运动,使伦理道德从我们几个人本身,我们努力来推行。我说:这构想非常之好,那你回家赶快把详细的东西写给我。他说:我刚刚有这个念头。我说:好,这个念头今天我们碰到了,这缘就成熟了。你把这个东西搞出来,我在海内外,我来提倡,我来推动。夏莲居老居士想了一个净宗学会,我今天在各地方把它建立推行了。知耻学社,好,人能够知耻,就不会做坏事、就不会起坏念头!一想,这耻辱,知耻近乎勇,我们才有勇气来改过自新,这个国家民族世界会有前途。这个想法非常好,所以我极力鼓励他,叫他赶快写出来寄给我。好,我们时间到了。今天这段五悔介绍了,底下还有个「六念」,这段里头每一个名词都要很长的时间来介绍。好在后面比较简单。好,今天我们就讲到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