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nd_move

02-034-0117 主講人 : 淨空法師
jump  

大乘无量寿经  (第一一七集)  2001/3/31  新加坡净宗学会  档名:02-034-0117

  请掀开经本《科会》第三十面,经文第一行:

  所发誓愿。圆满成就。】

  这一句就是一段,说的是一桩事情。下面是:

  如实安住。具足庄严。威德广大。清净佛土。】

  这是第四小段,「如实严净」。我们先看前面这一段。在这一品里面最重要的一句经文就是「修菩萨行,积功累德」,如果我们把这两句话疏忽了,不但愿望不能成就,而且在一切法里面,自自然然遇到许许多多的障碍,你怎么会得到自在?所以我们学习这一部经,一定要能够像阿弥陀佛一样的殊胜、自在、庄严。当然这不是一桩容易事情,圆满的如佛菩萨不容易,少分是可以得到。少分究竟是多少,那就随各人修学功夫而论。你下的功夫深,你得的成就就大;你用的功夫少,当然你得到的也少。

  今天我们看到这一句经文,『所发誓愿,圆满成就』,这是阿弥陀佛说的。他在前面所发的四十八愿,愿愿都圆满了,真正是「佛氏门中,有求必应」。单单这一点我们就不能够轻易疏忽,一定要认真的去体会、去思惟。为什么我们在这个世间发的愿,那个愿很小,希求很小都不能满愿?佛发这个愿是空前的大愿;换句话说,十方一切诸佛如来往昔都不曾发这样的大愿,法藏菩萨发了,这经上讲法藏比丘他发,他发了能圆满,凭什么能圆满?这个原因我们在前面都读过了,人家认真努力真干!

  今天上午,我们将《十善业道经》讲圆满了,这一部经文最后,世尊给我们的开示、劝勉,我们读了感触很深!想想我们自己,修行不是从这一生开始,《无量寿经》就给我们做了证明,我们修行,过去生中也是多生多劫。我们这一生遇到佛法,心里面无限的欢喜、无比的兴奋,这一种现象就证明我们过去生中修积的善根非常深厚。要是照本经,这个经文我们还没有念到,世尊以阿闍王子这些人给我们做一个例子,这些人过去生中曾经供养四百亿佛,到经文的时候我们会细说,听到释迦牟尼佛讲《无量寿经》,他们发愿,希望自己将来成佛也能像阿弥陀佛一样,现在还没有发心求往生。从这个地方我们就明白,我们接触到佛法、接触到净土,有一个强烈求生净土的愿望,我们的善根福德就超过阿闍王子这些人;换句话说,过去生中不只供养四百亿佛,超过了!

  再回头想一想,过去生中这样殊胜的善根福德因缘,今天落到这个样子,悲哀不悲哀?为什么会落到这个样子?我们有没有认真的去想一想过?读了《十善业道经》之后,我们恍然大悟!我们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样子,生生世世忽略了十善业道,没有认真的在这上下功夫,所以落到今天这个样子。这一生当中,假如再疏忽这个问题,还是因循苟且,不能脚踏实地,这一生依旧空过,这是肯定的。往年我作学生,在台中亲近李老师,老师常说,一万个念佛人,真正能往生净土的不过是两个、三个而已。真正肯念佛,发心求生净土,都是过去生中积功累德,善根深厚;为什么这一生遇到净宗法门,一心念佛,天天到念佛堂,常常参加佛七,还是不能往生?原因到底在哪里?世尊在《弥陀经》上很明显的告诉我们,「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」,世尊开出的条件:善根、福德、因缘,三个具足,你就往生了。我们生生世世这三个都不能具足,这一生当中还是不能具足;善根这一条我们有了,福德没有,因缘有了,我们遇到净宗法门这是因缘,三个缺一个。福德是什么?十善业道,我们缺这个。

  净业三福里面,释迦牟尼佛跟我们说的,净业三福是福德,大家要记住,三个福统统具足,那就恭喜你,你这一生决定往生净土;不但往生净土,你往生实报庄严土。为什么?三福具足。我们每一个人统统有善根,今天参加这个法会,因缘具足,就是少福。三福第一条,「孝养父母,奉事师长,慈心不杀,修十善业」,就是《十善业道经》;你只要有这四条,有这个福,你就肯定往生,生西方世界凡圣同居土,这是三福里头你有一条。如果你有两条,你再加上「受持三皈,具足众戒,不犯威仪」,这个你做到了,你落实了,你求愿往生,决定生方便有余土。如果再具足第三条大乘福,「发菩提心,深信因果,读诵大乘,劝进行者」,你就肯定生实报庄严土。这个事情《弥陀经》上讲得那么清楚。

  我记得我在多年之前,台湾有一个居士蓝吉富,他是个大学教授,我认识他很早,他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我就认识他,曾经参加过我们慈光佛学讲座,有一次他遇到我,就问我这个问题:「法师,往生净土为什么这么难?」我就把这一段经文告诉他,《弥陀经》上「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」,我就跟他说:「三个条件统统具足才能往生,少一条都不行;如鼎之三足,少一条腿就站不住。」他想了一想,说了一句话:「真难!」所以我们自己要知道,西方极乐世界,世尊给我们介绍,明明说的「诸上善人俱会一处」,想想我们是不是善人?上善不敢当,善人我们都不是,我们不善!怎么能往生?像我们这种人,烦恼习气这么重,到了极乐世界,大概也像孙悟空一样大闹天宫,把极乐世界扰乱得一塌糊涂,所以佛不会来接引你。

  什么时候佛来接引你?佛看得很清楚,我们在这个经上看到,不但是佛的智慧、神通、道力究竟圆满,西方极乐世界每一个往生的人,生到西方极乐世界,佛在这里跟我们介绍,天眼洞视、天耳彻听、他心遍知,西方极乐世界人人都有这个能力,都有这个智慧。所以我们只要符合他们的标准,只要符合他们的条件,佛与大众都欢喜来接引,为什么?志同道合。我们今天烦恼习气还这么重,这不行!自己想想,也不能去。我去会给极乐世界大众添麻烦,这怎么能去?我们有没有认真的想过?因此,「孝养父母,奉事师长,慈心不杀,修十善业」,这一条不能不讲求,不能不认真的修。净业三福三条十一句,过去我曾经做过专题讲演,有光碟流通:「净业三福」,说得很详细,说得很明白。为什么不肯做?孝亲尊师一定要落实到十善业,不能够落实到十善,孝亲尊师都是假的,都落空了,这才知道十善是多么重要!

  菩萨修行断恶修善,断什么恶?断十恶,行十善,我们要不在这上认真下功夫,就难了。但是现在的人喜欢学佛,不肯断恶修善,为什么?好像断恶修善,我们在这个社会上吃亏太大;我们处处会吃亏,在这个社会上我们不能生活、不能生存,这个事情严重了。实际上,这是个决定错误的观念。你不妨试试看,「不妄语」,对一切人我们都讲老实话,都不妄语,看你能不能活得下去?亏可能是要吃一点,要吃亏的,中国古德都说,吃亏是福。你不懂,你认为占便宜是福报,其实吃亏才是真正福报,占便宜是祸害!祸害现在没有来,将来不能避免。你要是真正通达宇宙人生真相,你就明白了。在这个世间,人要想占别人的便宜,没有这回事情,无有是处!我这一生占到别人便宜,来生要还债;我这一生吃了亏,来生有补偿。然后才知道,天道原来是如此的公平!所以我学佛三十年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,知道世间决定没有占便宜的事情,决定没有吃亏的事情,所以就得大自在。

  在这个时代,法弱魔强,讲经说法的人少了,没有人出来讲经了。当年李炳南老居士在台中讲经说法十年之后,想到这个问题严重,那个时候他七十岁了,古人常讲「人生七十古来稀」,李老师就准备后事了,后事里面头一条就是培养讲经弘法的人才。到哪里去找学生?在听众当中。他老人家说,只要愿意发心学讲经的,他都肯教。确实有一些有天分的人、有德行的人,谦虚!想想讲经这个事情太难了,不行。难得有一些天不怕、地不怕的人,这些人是哪些人?教育水平很低,有一些小学还没有毕业,年岁也很大,差不多都是三、四十岁的人,做一个小生意、小买卖,小公务员,生活勉强能维持,他们发了心,跟李老师学习;当中年龄最大的林看治老居士,六十岁,小学毕业。於是李老师就开班,二十多个学生。这些人了不起!没有这批人,佛法确实就断层了。所以李老师教的这一批学生,年龄很大,程度很低,我看到之后非常佩服。他们有勇气,他们敢站出来,来推动佛法的教学。

  我到台中亲近李老师,是想听他老人家讲经说法,他问我要不要参加培训班,那时叫「经学班」,我不敢。我想想,我没有这个能力,讲经这个事情太难了,怎么敢发心?他跟我说:「你到我们班上去看看,我们上课你可以来参观一下。」他那个班上课是关门上课的,不准人看的,为什么?老师有打有骂;三、四十岁了,还有六十岁的人,老师打他、骂他,那多难为情!所以不可以给人看到。上课的时候,外面都要派两个人巡回,在外面看著,外面往来的人不可以接近,不可以站在那里看、站在那里听,不可以的。老师让我到班上去看。我看他们上了一堂课之后,我就跟老师说我可以参加。为什么?想想他们的程度不如我,理解的能力也不见得比我高,年龄都比我大,我说:「行,我可以来试试。」我就参加这个班。我参加这个班,这个班上课才一个月。而一个月当中,李老师这个班因为都是在家人,都是有职业的,不是来专修的,一个星期上一堂课三个小时,总共我算起来,我只少上了五堂课,我从第六堂课加入的。

  他教讲经怎么个教法?学讲经的人,两个人一组,一组学一部经,一个人讲国语,一个人讲台语。所以看到两个人上台,好像讲国语那个在翻译台语,不是的,两个人用共同一份讲稿,这个讲稿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写的。讲经的时间一个半小时,实际上每一个人只讲四十五分钟。老师教一段经文,你就学这一段经文,老师怎么讲,你就依样画葫芦,决定不可以加入自己的意见。那个时候很苦,没有录音机,完全靠记忆,老师讲经的时候做笔记。你们想想,那种程度,怎么能够把老师讲的东西统统记下来?不可能!那怎么办?二十多个同学,每个人都写笔记。我听到,我记下来了,我漏掉的,也许你那里记下来了;我们所有人的笔记统统交给两个讲经的人,给他做参考,他拿回去整理,把它做成一个完整的记录。今天讲这一段,明天复讲就是这一段。整理出来之后,给你两天的时间去整理,到第四天复讲小座,讲给同学听,接受同学们的批评,最后老师批评;然后你回去再去修改你的讲稿,星期六上大座,就讲这一段。下面一段经文?还没学,下个星期的还没学。不是一部经学完了你出去讲,不是的,学一段、讲一段,现炒现卖,我们是这样学出来的。

  我到台中听他们上课,头一部经,大概五个星期是一部经,头一部经我不晓得,没听到,我是从第二部开始,第二部是第六次的上课,正好遇到《阿难问事佛吉凶经》,是许俊德居士他们母子两个人发心讲这部经;他妈妈讲台语,许居士讲国语,他们两个人讲,我在旁边旁听,我非常认真的学习。这一部经也是五次讲完,五个星期,每一个星期六讲大座,一个星期讲一次,五个星期讲完。你们诸位想一想,五次,一次四十五分钟;因为一个讲国语、一个讲台语,一次四十五分钟,五次讲圆满,总共四个半小时。这种讲法,当年在台湾各个地方非常受欢迎;哪个地方请你讲经,五天就圆满,非常受欢迎。我们是这样学出来的。不是现在我一句经文讲两个钟点,没有这个事情;李老师自己本身也没有一句经文讲两个小时,从来没有过,没有讲得这么详细。这是老师的苦心,救度世间。不是说「我行,我才能发心讲经」,要是说「到我行」,永远没有这一天,什么时候你才行?

  古大德的标准,什么时候出来讲经?有修有证。没有证入、没有证果、没有契入境界,没有资格出来讲经,不可以给经做注解。然后我们才晓得,中国古来的这些高僧大德,都是证果的圣人,不是凡人,凡人哪有这个能力做这个大事?但是现在众生业障深重,没有办法感应圣贤应世,那怎么办?我们这些不行的人也要站出来;我们不行的人不肯站出来,佛法就断绝了。这是李老师鼓励我们、勉励我们的。

  但是我们怎么个讲经,怎么讲法?老师教我们,我们讲古人的注解;如果讲错了,他负责任,我们自己不负责任。讲经,古人有言,「错下一个字转语,堕五百世野狐身」,谁敢轻易妄谈?所以李老师教我们一个原则,我们不敢讲经,我们讲注;古人的注解,有的时候我们也看不通、也看不懂,但是比经容易懂,你能看出几分你就讲几分。我能看出一分我就讲一分,我能看出两分我就讲两分,决定不可以加入自己的意思去妄谈,这个不可以。夫子教学也守这个原则:「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」所以我们学习讲经,就学习李老师,我们讲错了,他负责任,我们不负责任。我在那个地方学习,老师非常欢喜。

  我虽然根基很差,我没有念过古书,我对於古籍都是自修来的,没有老师、没有师承,没有老师指导的,自己感觉到读书太少,很痛苦,所以很喜欢读书,自己找书来看。有疑难的,向别人请教。我肯主动的找人,而且找的都是很有名的学者教授。我怎么找法?写信给他们;打听他住在哪里,给他写信,向他求教。真正的好老师,不怕你程度差,只要你有学习的热诚,他都欢喜教导你。这是我的经验,也是我的想法。我常常想,如果我是一个好老师,有一个这样热诚的人来找我,我一定会帮助他。「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」,我就凭这个想法、观点,我找了十几个教授,这些人对我都很爱护,对我都有一份怜悯的心,所以我星期假日,我都去亲近这些善知识。

  在善知识里面选择跟自己特别有缘分的,到最后我就选择方东美先生,其他教授去得就少了,少去了,每一个星期都去找方老师。老师非常热心,每一个星期天,他用两个小时来给我上课。从方老师那里,我们认识了佛法。我跟他学哲学,他给我讲了一部《哲学概论》;最后一个单元讲到佛经哲学,他对於佛教经典推崇备至。他说,佛经是世界上所有哲学里面最好的哲学概论,最完备的哲学典籍,这才是世间哲学的最高峰。然后告诉我,「修学佛法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」。我被他这些话打动了,所以到寺庙里面去找佛经来看。

  佛经不容易看得懂。缘分殊胜!我看佛经不到一个月,就有一位长者,是前清时代的亲王敏孟金先生,他是蒙古人,介绍我认识章嘉大师,所以我头三年的佛法都是向大师请教的。什么都不行,就凭一个热心好学;我们有诚意,感动善知识热心教诲。我跟章嘉大师三年,一直到他老人家圆寂。他老人家圆寂之后,隔了一年,我亲近李炳南老居士,在他会下一住就是十年。所以最后老师指示我,在自己没有真正开悟之前,没有契入境界,一定要遵循古大德的注解;契入境界之后,才可以自由发挥,你不会说错,通权达变。

  如果要契入境界,你不能不真修。从哪里修起?从十善业道修起;孝亲尊师,知恩报恩,你要懂得这个义理,你要把这个义理落实,变成自己的思想,变成自己的行为,我们不从这里干怎么行?天天讲大乘经,天天听大乘经,大乘经听了一辈子,出不了三界,生不了净土,还是搞六道轮回;不过是六道轮回里面你得一点福报,来生如果再作人,享受人间的富贵,你得的是这个果报。如果你贪瞋痴特别严重,来生你得不到人身,还是有福报;贪心重,你来生堕鬼道,鬼道里面去当鬼王。福报大的当城隍,城隍就等於县市长,福报小的当土地公,初一、十五有很多人烧香拜拜来供养你;有福报的鬼,你去干这个事情。

  其次,堕落在畜生道。畜生道也有很多有福报的。最明显的,你们看看许多富贵人家养的宠物,那是过去生中学佛,贪瞋痴没有断,它享福报,畜生道享福报。虽然是个畜生身,那个富贵人家一家人都爱它,都照顾它,比作人还好。你作人,你家里头人不见得个个人对你满意,而宠物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它、不爱它、不照顾它的。畜生道里面享福去了。只有嫉妒、瞋恚,这个很麻烦,堕在地狱道,只有受苦,没有福报好享的。畜生道跟鬼道还有福报享。我们要明了,要了解事实真相,我们学佛学得不好,就当宠物去了,去当土地公去了。所以想想这些事情,多么可怕!但是这是许许多多人决定不能避免的事情。

  要从哪里学起?净业三福至少要把第一条做到。这四句,第一条没有,再跟诸位说,无论是在家、出家,我们讲真话不打妄语,三皈受戒是不是真的?不是真的。没有十善业道,哪来的三皈?三福,我说过,就好比三层楼房,十善业道是第一层,没有第一层,哪来的第二层?没有第二层,哪来的第三层?第一层人天福,第二层是二乘福,声闻缘觉,第三层是大乘福,菩萨。我们今天求受三皈、受五戒、受菩萨戒,甚至於出家受比丘戒、比丘尼戒,如果十善没有做到,全落空了,假的不是真的。

  这桩事情弘一大师说得好;弘一大师的说法是禀承蕅益大师的说法,蕅益大师是研究戒律的,明朝末年,弘一大师也是研究戒律的。他们告诉我们,中国从南宋以后就没有比丘;换句话说,比丘戒就决定得不到。为什么?佛在戒经上说过,比丘戒最低限度要有五个比丘传授,你才能得戒;圆满的是三师七证,十个比丘来传授。南宋以后就没有比丘了。所以这些祖师大德教导我们,比丘戒我们要不要受?要受,但是自己心里要清楚,叫「名字比丘」,有名无实。为什么要受?避免别人讥嫌;世间人不懂,他讥笑我们、他嫌弃我们,避免讥嫌,所以要受。受了之后自己要晓得,没有得戒。那怎么办?好好的去读戒经,认真的去学习。

  从前章嘉大师教给我,你学一条,你就得到一条,你学两条,你就得到两条,佛法重实质不重形式。形式上受的,可能你一条都得不到,但是你真正去做,不杀生这一条,我认真去做,对於小动物,蚂蚁、再小的,它怎样来干扰我,我绝对没有杀害它的念头,不杀生这一条你做到了,你有了一戒。对一个小动物都如此,对一切众生、对一切人、一切动物都要有这个心。不但不能有杀害的心,这个众生因我而生烦恼,我就有过失了,我要避免,不能教别人因我而生烦恼。他不喜欢我,我一看到他,赶快躲避,走得远远的,不要让他生烦恼,这是菩萨。别人对我不了解,对我有误会,所以他对我有毁谤、有侮辱、有轻慢、有陷害,我们还是以真诚至善的心对他,这是持不杀生戒。

  不杀生的戒,消极是不杀,积极是修善、是积功累德,这才叫真功夫。如果这个人对我不好,我心里对他也不高兴,错了,这样子就变成冤冤相报,没完没了,造成你在修学过程当中许许多多的障碍,我们讲「业障太重」。业障是你自己造的,你造作一切不善,你以不善的心、不善的言语、不善的行为,对待一切人、事、物,业障是这么来的。所以,没有学佛之前不懂,不懂这个道理,不了解事实真相,造得太多太多了;今天学了佛,明白这个道理,晓得事实真相,彻底痛改前非,真正改过来,你持戒才落实,这个戒你才真正得到。所以得不得戒,自己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每一条戒要细讲,讲一年也讲不完,别说两个钟点。总要能够举一反三,闻一知十,我们才能受持,才能真正学到东西。最重要的原则要与人为善,与物为善。物里头包括动物、包括植物,都要有一个真诚的爱心、清净的爱心、平等的爱心,这是佛法。尤其对於冤家债主、杀害我们的人,都没有一丝毫瞋恚的念头。

  诸位多半都念过《金刚经》。在《金刚经》里面你们看到一个公案,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体,但是这个故事详细的你不知道。详细,佛在《大涅盘经》里面讲的,你读《大涅盘经》,你对这个故事就知道底细。这不是普通的冤家,大冤家,不但要你的命,还不叫你好死,割截身体,把你的身体一段一段的割开,让你这么死法,我们中国所谓「凌迟处死」,这是最重的刑罚。忍辱仙人对歌利王没有一丝毫的瞋恚心,而且还发愿「将来我成佛的时候,先度你」。佛在经上说,那个时候的忍辱仙人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身,释迦牟尼佛没有成佛的时候,修菩萨道、作菩萨的时候。歌利王就是世尊这一次大会里面憍陈如尊者,五比丘之一;憍陈如第一个得度,第一个开悟,第一个证阿罗汉果,就是往昔的歌利王。释迦牟尼佛那个愿兑现了,「所发誓愿,圆满成就」。我们学习要向这些地方学。今天有一个人对我不好,我心里就不高兴,错了;我错了,我不可以这样做。这都是属於不杀生这个戒条里头。

  不偷盗的戒。我们心里头还有一念占别人便宜的念头,就犯了盗戒,这是盗心没有断,你就犯了盗戒。喜欢占别人便宜,特别是现代人,不懂得戒律的精神,不懂得戒律里面的道理,他怎么受持?有许多同修,做生意买卖的,我遇到很多跟我谈,说:「法师!不偷盗、不妄语,对我们做生意的人太难了,我们总想方法能少缴一点税。」少缴一点税是盗戒,盗谁的?盗国家的。世尊在《璎珞菩萨戒经》里面教导我们,「不漏国税」、「不犯国制」,这两条你都破了。你漏税,你犯法了,你就想这个问题多严重!「我要是不逃税,我就没有办法赚钱了。」赚钱事小,死生事大,这一生你漏税,你想种种方法是占了便宜,你赚了钱,你来生堕恶道。来生,跟诸位说,转眼之间,快得很!不要以为生命很长,那你就想错了,太短太短了。我记得我当年到台湾二十二岁,我二十六岁学佛,三十三岁讲经,转眼之间七十五岁了。想想当年那个情形,就像昨天一样。在一块同学的,差不多三分之一已经过世了;就是我们那个班上二十几个同学,三分之一已经不在了。朋友、同事过世的,几乎有一半,回忆起来感慨万千!所以印光大师常常勉励我们,天天想到「我就要死了,死了以后要堕三途,怎么办?」

  我们许多同修,在答覆问题里头我遇到,勇猛心发不起来,精进心发不起来,问我怎么办,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勇猛精进。印光大师这个方法好,常常想到「人命无常,国土危脆」,你真正在这两句话上有了体会、有了心得,你自然放下,不放下也放下。我们常说,聪明人要多想想,能带得去的,我们要认真努力修学,带不去的,要快快放下。为什么?你要不能快快放下,它障碍你,障碍你勇猛精进,障碍你在这一生成就。名闻利养、五欲六尘不放下不行!不放下,我们这一生又空过了。然后才知道,放下才真正是福,真的福。五欲六尘、名闻利养不是福,世间人以为那是福,看错了。佛在经上讲,不可以少善根福德,真正放下是福德;世间拥有荣华富贵、五欲六尘享受,他有福没有德。福要没有德,那个福是什么?那个福会变成祸。中国的文字,「祸」跟「福」很像,把祸看成福,错了。所以一定要懂得「福德」,这是你能带得走的,我们要真干。因此做佛的弟子,我们现在很清楚,我们是名字弟子,有名无实。

  真发大心,这个就很难得,非常可贵。真发大心是什么?我要自度度他;我不行,我懂得一句我讲一句,我懂得两句我讲两句。欢喜帮助人,肯帮助人,法缘就殊胜,你就能得诸佛护念,龙天善神拥护。如果老说:「我不行,我还没有学好,我不敢教人。」不错,是谦虚,是值得赞叹、值得尊敬,但是你的损失不小。损失在哪里?得不到诸佛护念,得不到龙天善神拥护。不如我这种狂妄之人,我敢!我本来也不敢,为什么敢的?李老师那个班上,我一看我就敢了;他们都敢了,我也敢。李老师那个方法把佛法弘扬开了,教一句、讲一句,教一段、讲一段,就这么干法,只要我把这个经义没讲错,经文没有念错,没有念颠倒,就敢干。我这样一干,干了四十多年,我在讲台上讲经,今年是第四十二年。还能有这么一点成就,真正得力於佛菩萨加持。

  我跟大家说真话,不是我会讲,我没有能力讲,我也不会讲,但是我可以上讲台,把这个身体借给佛菩萨用,佛菩萨加持,我才讲出来;佛菩萨没有这个工具他没有办法说出来,我把这个身体借给佛菩萨用,祈求佛菩萨藉我这个身体跟大家讲经说法,我这样干了几十年。所以,经讲出来,这两个小时讲完了,我下来之后,你们要问我:「法师,你讲些什么?」我完全不知道,我不晓得。你们听了说:「法师讲得不错。」我自己不知道我讲些什么。好在现在有录音、录像,打开来看看,我才知道我刚才在说些什么;没有这些,我是一无所知,一句都记不得。实在讲,也不需要记,记这个事情干什么?记一句阿弥陀佛就好,记住起心动念、言语造作不离十善就好,只要记这个就行了,其他的都用不著放在心上,用不著记忆。所以,以我们这种身分、能力,只有这个办法。

  前几天,我有个老同学也是李老师的传人,徐醒民居士,我打电话给他,他对我这些年来在全世界弘扬净土的成就也很赞叹。我告诉他,我这一生只得力於李老师两句话,终身奉行,决定没有改变。老师的两句话,第一句「至诚感通」,第二句教我「一门深入」,我一生当中自行化他是以这两句话做基础。但是真正要培养下一代的人才,我是希望下一代人才要从扎根做起,一定要超过我很多倍,他才能够肩负起弘法利生的使命;在德行、在学问都要超越。所以我想想,我们今天的培训班,是一种补习教育,不是扎根教育,我传授给大家的是讲台的技术,这个不难。讲台技术,李老师已经把他一生讲经教学的经验写成书,这是许多同修们都看到的,《内典讲座之研究》是讲经的方法、经验,《实用讲演术》是讲演的方法,培训班的重点是学这两套东西。学了之后,你会讲演,你会讲经,与德行、学问是两回事。德行、学问,那是要你自己去努力,你自己去下功夫。

  可是我们想想,我们的确一代不如一代。我的老师是印光大师的学生,李老师不如印光大师;我是李炳南老居士的学生,我比不上他、不如他。一代不如一代,这样下去我传给你们,你们将来不如我,这不得了!这个地方我们看出佛法的危机非常严峻。那怎么办?我必须要想办法,希望底下这一代超过我,我才对得起祖师大德,才对得起父母师长。因为这么一个缘故,我们才在澳洲图文巴建立道场,这些年轻出家人到那边去了,干什么?扎根!他们在那里修学,我常常打电话去问,问学习的进度、学习的情绪,我要知道。

  从哪里扎根?幼稚园扎根。今天我们培训班,要叫大家念幼稚园,你不甘心、不情愿;但是在图文巴,你不甘心情愿你就走路。你要想跟我,从幼稚园念起;虽然现在三、四十岁了,从幼稚园念起。念什么东西?念《弟子规》。我今天打电话去问,《弟子规》的课上完了,我问他:「是不是统统都能背?」几乎全部都可以背诵。天天要背,要背得很熟很熟,而且要落实。杨老师告诉我,现在大家言语风度都改变了,能落实了。学了要做到!明天要上《三字经》,我们真的从小学干起。大家过去没有念过,现在补习。我的要求,能背、能讲、能做到。

  《三字经》念完之后,我要求他们念一百篇古文,从《古文观止》里面选出来的,扎根教育。明年就可以学佛经了,佛经我们也指定了四门必修的科目。四门你可以选一门,一门深入;每一个人所选的可以不一样,上课的时候可以大家一起来听,各人专精一门。学《无量寿经》专攻《无量寿经》,学《弥陀要解》专攻《弥陀要解》,把它当作一生当中第一桩大事去做。这四门必须要读,但是你要专攻一门,专精一门。七门都要学,你这一生的功夫、一生的精力专攻一门,十年之后你就是这一门的专家。专攻《无量寿经》,那个时候大家见了你的面,合掌,你是专攻《无量寿经》,你就是无量寿佛;你专攻《弥陀经》,你就是阿弥陀佛;你专攻《普门品》,你就是观世音菩萨。专精一门,至诚感通。这一门里面,你开悟了,你契入境界了,你门门都通了;不但佛法你门门通了,世间法也通了。世出世间法你入了无障碍的法界,这才叫修学的捷径。你要不懂这个道理,一样一样去学,学上四百年,一部经都通不了。

  佛法跟中国古人的教学,他们的一套理论、一套方法,确确实实是现代学术界望尘莫及。旧的东西值得考验,推行了两千多年,它能够不衰,当然有道理在。现代西方人这种科学的方法论出来不久,提出来还不到三百年;我们中国人用的这个古老方法,至少有三千年的历史。两个比较比较来看,我做过比较,我相信老方法,我相信老规矩能成就。

  我们要想自己道业成就,现前真正能够做到身心安乐,远离恶法,亲近善法,常生欢喜心,不认真修学怎么能成就?如果要法缘殊胜,要得到诸佛菩萨加持,一定要热心帮助人。「我不行」,我这个不行的也能帮助人,为什么?我要不帮助,没有别人帮助了。滥竽充数在今天的社会已经非常非常难得了,不要等著「我要学得很精、学得很成功,我才出去」,那你这一生没指望,不可能的。李老师说得好,我们不行的人,真诚心求佛加持。纵然自己在讲台上历练,有个几十年磨练,像个样子了,自己还是要清楚,绝不是自己能力。自己没有这个能力,全凭佛菩萨加持。不能有一丝毫自满的心,不能有一丝毫傲慢的心。不行是真的不行。展开经卷,我们还要找许多参考资料,这不就是证明自己不行吗?自己真的行的话,经卷一展开,就生无量义,哪里还需要参考资料?还要找参考资料,自己就明白「我不行,我要依靠古人的注解」。

  所以,法藏比丘「所发誓愿,圆满成就」,我们听了这句话,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?想想我们自己,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求不得苦!我们落在八苦里头。人家有愿必成,我们求不得苦,这是两种迥然不同的果报,果必有因,所以我们应当著眼在因行上。所以要多想想、多反省,多检点、多观察,我们今天做的是些什么?法藏比丘他做的是些什么?我们从这些地方去想、去思考。当然,我们的能力、禀赋比不上法藏比丘,法藏比丘「高才勇哲」,这是佛法里面讲的上上根人,我们没有这个天赋。虽没有这个天赋,我们要想方法弥补。弥补,真诚、好学,点点滴滴去做,认真的去做,拼命去做,毫无怀疑的去做,吃亏上当也做,然后就会有悟入的那一天。不肯真去干,只是在言说上、在文字上做这些功夫,那与你契入毫不相干,这就错了。

  十善业,「不杀生」、「不偷盗」、「不淫欲」,在家居士是从不邪淫著手,最后也要到不淫欲,你才能圆满功德。「不妄语」、「不两舌」,两舌是挑拨是非。古人常常教我们:「静坐常思己过,闲谈莫论人非。」古人这两句话使我们想像,从前社会上这种情形大概也不少,聊天都讲是非,都讲别人的是非长短,现在这个社会更不必说了,这是过失,损自己的德行;这不是积德,损自己的德行。别人纵然有过失,与我有什么相干?不但不能谈论,最好不要把它放在心上。把它放在心上,我们的心就被污染了,这个实在是非常冤枉,非常愚痴。

  听到了,不放在心上行吗?你要以为不行,你去问问许哲居士,她今年一百零二岁了。她行,我们为什么不行?她能做得到,我们为什么做不到?她在行菩萨道,她在做榜样、做模范给我们看。李会长问过她:「你听到人家讲不好听的话,看到人做恶事,听到恶言,你怎么办?」她说的方法好,值得我们学习。她说:「就像我在马路上走路,看到路上那些人,听到路上那些人讲话,回来之后你问我,我一句也记不得了,一个人也记不得了。」为什么?没有放在心上,所以她的心清净。她不是没有接触,她每天到外面去工作,在路上看到很多人与事,听到很多人讲闲话,她做到「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」,没有放在心上,没有被染污,这是我们修行最好的榜样,我们不能不学习。我们要不学,这一生就不能往生,就出不了轮回。我们在讲席当中常常提醒同修,轮回心学佛还是造轮回业,轮回业里面的善业。这个善有多大?不一定,完全看你的用心。如果你还有自私自利,还有是非人我,还有贪瞋痴慢,你得的福很小。为什么?讲经说法,口善而已;心不善、行不善,所以你修的善不大。

  古人笔记里头有一条公案,很值得我们警惕。它说有一位法师一生诵《法华经》,诵得非常虔诚,死了以后还算不错,来生还得了个人身,但是是个女身,法师投了个女身。也很不幸,以后这个女子做了妓女。但是她口里头有莲花的香味,这是善;过去生中一生诵《法华经》,堕落成妓女,口里头有莲花香味。值得我们警惕!我们纵然在台上讲经说法,说得很好,说得很如法,我们的心不善,我们的行为不善,将来也会堕落!因为这一生讲经,可能你堕落到来生,你的言语聪敏,可能你会懂得很多国家的语言,你这一生修的是这个果报;说不定也堕妓女身。实实在在果报可怕!

  所以,如果不从十善业道上下手,你的所愿决定不能成就。阿弥陀佛四十八愿,愿愿都能够圆满成就,得力於他累劫的修行,而累劫修行都是以十善业为根基。正如同佛在《十善业道经》末后给我们做的总结,他的总结说得好,唯恐我们体会得不够深,佛说了一个比喻。开头说,我们这个世间城市、乡村许许多多的建筑物,一切有情众生,再看植物,花草树木,都依大地而建立,如果没有地,你就没有立足之处。佛说,十善业道犹如大地,人天善法,声闻、缘觉、菩萨,乃至一切佛法,都依十善大地建立。我们想想这个话,如果没有十善,不但佛法没有了,菩萨没有了,声闻、缘觉没有了,人、天都没有了。人、天没有了,有什么?很明显的,有三恶道,饿鬼、畜生、地狱。如果没有十善,将来必堕饿鬼、畜生、地狱。

  要想得人身,你不能不修十善;断十恶、修十善,你才能得人身。你要想得天身,生天享天福,佛在经上跟我们说,你要修上品十善。断恶修善,每一个人功夫不一样,所以成绩当然也不相等,佛把这个修行也分做三辈九品,上上的断恶修善,中上的断恶修善,中中的断恶修善,下下的断恶修善,这我都不必细讲,这里头有九品。如果我们修的是上三品,你能够生天享天福,中三品是人道,下三品落在修罗道里头,罗刹、修罗是下三品。品级怎么个论法?怎么个算法?这里头很微细,不是几句话能说得清楚的。

  我们读经、听经,要细细的去思惟、去体会,微密观察,你自然就通达了。你会明了,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,应该在日常生活当中如何去修学,也能满我们现前之愿。「佛氏门中,有求必应」,那个「必应」就是满愿。如果诸位肯学、肯求,我介绍诸位同学一本书:《了凡四训》,你一定要把这本书一口气不间断的去念三百遍。不是教你展开这本书就不分昼夜,也不吃饭、也不睡觉,去念三百遍,你把我的话就错会了;一天念一遍,一年就念满三百六十遍,天天要念。你有这一年的功夫,然后在你一生当中,保证你起心动念、言语造作都落在善念上,你功夫深了。功夫不深不行!如果有能力,就是你有环境、有这个条件,一天念两遍更好,你念的遍数愈多愈好。古人所说的「读书千遍,其义自见」,我们一般人讲「无师自通」,无师他为什么会通?熟透了,熟透了跟心性起感应道交的作用,怕的是你不熟。所以古德教人「一门深入」,大有道理在。

  有同修曾经问过我:「法师,一门深入要深到什么程度?」这个话问得好。要深入到明心见性,这是标准,这是大乘佛法的标准。跟诸位说,任何一部经论,都可以帮助你明心见性,所以佛在《般若经》上才说「法门平等,无有高下」。为什么?任何一部经典,不管大部、小部,大部像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小部像大家天天念的《般若心经》,二百六十个字,不分长短,只要你能一门深入,都能够明心见性。见性就成佛了,见性就是宗门里面所讲的「大彻大悟」,教下所说的「大开圆解」,净土宗里面讲的「理一心不乱」。

  所以,我们如果执著「我这个法门好,那个法门不好;我这个经典好,你那个经典不好」,这个有罪过,这个观念是决定错误,这是妄想分别执著,障道。障什么道?障我们开悟之道,障我们证果之道,障我们求愿成就圆满之道,这是错误的。明白人、通达的人晓得,然后你对於所有经教、所有的法门,你心平等了。我们所修的法门不一样,所依据的经典不一样,我见到一定非常恭敬,知道他那个道是正道,他那个法是正法,只要他一生不改变,勇猛精进,他肯定成就。说不定他的成就还在我之上,我怎么敢轻慢?轻慢尚且不敢,我怎么敢批评?怎么敢毁谤?所以,对於不同宗派、不同经教要是有批评、毁谤,都是不通之人,他对於这些事实真相不了解,他才会有这些烦恼习气现行,真正通达就没有了。

  由此可知,亲近真善知识重要!我们是凡夫,业障烦恼习气很重,我们在没有亲近好老师的时候也批评,也毁谤人家,也干这个事情。我在初学佛的时候,接触佛法没多久,那个时候台湾基督教跟佛教有严重的矛盾,报章杂志常常彼此毁谤,彼此攻击,基督教也出了书,佛教也出了书。我那个时候看到煮云法师他写了一本书,《佛教跟基督教的比较》,印顺法师也出了一本书,他们引经据典来驳斥基督教,我那个时候看到很欢喜,也赞成,「他们说得不错」。有一天我去见章嘉大师,煮云法师这个小册子我装在口袋里面。章嘉大师看到我口袋装一本书,问我什么书,我拿出来给他看,他摇摇头,他非常不以为然。我当时还没有这个修养,我跟大师说:「人家来找我们麻烦,不是我们找他麻烦。他先骂我们,毁谤我们,我们是反攻,我们是回应,都不能做吗?」章嘉大师笑笑,他举了个比喻,比喻得很有趣味。他说:「佛教像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先生,基督教像个三、四岁的小朋友。他那个小拳头打你几拳,你还要真的跟他打一架吗?」

  我听了他这个话,给我很大的启示。然后我才想起来,两个一般高的才打得起来,才吵得起来;如果一个程度高,一个程度低,绝对吵不起来,也绝对打不起来。所以我就连想到,我在念小学的时候跟同学打架,为什么事情忘掉了、不知道,但是老师把我们两个人抓去,都罚跪,两个人跪在一起。「明明我有理,他没有理,应该他跪,为什么也罚我跪?」章嘉大师的一句话点醒我,我忽然明白了,两个一般大,一起罚跪,对的,不管有理没有理,你们两个是一样的。如果真的一个高、一个低,吵不起来,也打不起来,为什么?对方打你你会让,对方骂你你不还口,就没事,就息掉了。对方骂你一句你顶一句,你们两个人一般大,一起处分,很有道理!大师一句话点醒,使我想起小学那个时候被老师惩罚,才明白有道理,老师做得很对。但是老师那个时候没有说明这个道理给我们听,只是我们受了惩罚。所以读经、听经,要细细去想这个道理,想通了,想明白了,一定要落实,落实在自己生活,落实在自己工作,落实在自己处事待人接物,你就会有求必应,你也会像法藏比丘一样,「所发誓愿,圆满成就」。今天两个小时讲八个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