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nd_move

56-042-0001 主講人 : 胡小林老師
jump  

印光法师十念法  胡小林老师主讲  (共一集)  2010/4/8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042-0001

  各位老师,各位大德,大家好。

  我下面就接著上午向大家的汇报,继续汇报。我们上午讲了《了凡四训》当中,了凡先生提出的从心上改,最高的境界是从心上改,因为念头不起,过安从生?如果你不起念头,你这个恶、过错怎么会产生呢?所以了凡先生说改过有三种境界、三种方法,第一种方法就从事上改,过去杀生,现在不杀生了;过去发脾气,现在不发脾气了。那理不明白从事上改,他老人家说「东灭西生」,东面息了,东面灭了,西面生了,特别难。他说第二个境界就从理上改,「此理既明,过将自止」,过错就不起来。这个理明白,我们佛门当中有两种忏法,一种叫做事忏,一种叫做理忏。事忏,就是了凡先生说的从事上改,我持五戒,能持否?这是五件事: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,什么道理?不清楚,反正我就不能做了,在佛菩萨面前。理上改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」、「当体即空,了不可得」,高兴的也罢,不高兴的也罢,顺心的也罢,不顺心的也罢,假的,还是罗嗦,还得把道理弄清楚,还是要罗列概念,还是要推理,还是要分析,还是要比较,才能说服自己。

  从心上改是最高的方法、最好的方法,心上改就八个字:「一心为善,正念现前」。一心为善,就是我上午向大家汇报的,从早上一睁眼,一直到晚上睡觉,从来不想自己,做得到做不到?你不能想打电话就打电话,为什么?我向大家汇报,我有个同事生了孩子,人家喂奶的时间,虽然是我的下级,虽然我是老板,虽然我给她开工资,这个时候就不能打这个电话,不能适己之行,你想怎么著就怎么著。我们在座的诸位,有多少人打电话的时候是考虑到别人?现在接电话方便不方便?现在该不该打电话?我的体会,我什么时候打电话考虑别人方便不方便?当我有利益的时候。这是领导,这是客户,我要做人家的买卖,我现在给人家打电话,人家会不会不高兴?人家会不会领导在睡中午觉?人家是不是家里在吃饭?你看,为别人考虑和不为别人考虑,在事上有妨碍吗?没妨碍,只在存心不同。我在事上,我一样为人考虑,我也不给领导打电话,好像我很在意别人。心上呢?为什么你这样做?是因为有利益的驱动,是因为你要考虑别人好给你带来利益,你不能让别人烦,你不能让别人不高兴,否则的话人家不给你合同。所以佛法论心不论事。

  一心为善,就是要把别人放在心上,把谁放在心上?敦伦尽分,印光老和尚说,十六个字,「敦伦尽分,闲邪存诚;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」。从哪开始把别人放在心上?从你的家人。不是希望小学需要赞助,我就给人钱,不是的;说大街上要饭的,我特可怜他,给他十块钱,不是的。一心为善,先要从你身边最近的人做起。你放著爸爸妈妈不照顾,你说我到佛教协会来做义工,错了!这是恶,这不是善。除非你爸爸、妈妈不在了,随缘,爸爸、妈妈跟你住在一起,他特别想让你给他按摩按摩腰,我就这样,我根本就不往心上去,我可得念经,我可得参加法会,这不是叫为善,这是恶。因为你去参加法会,你是为自己去的。你这个经白念了,你这个法会白参加了,你是为自己。

  「利人者公,公则为真;利己者私,私则为假」,这个善是假善。了凡先生在《四训》上说,善恶是有标准的。我们觉得我们打佛七、打地藏七,到这来做义工,放著先生不照顾,放著老婆不管,放著爸爸妈妈不念叨,到这来修功德;了无功德,除了罪业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印光老和尚说的「敦伦尽分」非常非常重要,什么伦?敦什么意思?和睦。什么是你的伦?五伦。爸爸妈妈照顾好了没有?兄弟姐妹照顾好了没有?朋友照顾好了没有?你在公司里的老板照顾好了没有?下级照顾好了没有?妻子、家庭照顾好了没有?这个都没有,这是恶。所以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学佛?说学佛的人在社会上,为什么很多人对我们有误解?就是我们该干的没干,不该干的干了很多。所以佛门当中并不提倡这种做法。大家一定要记住,敦伦尽分。你的本分是女儿,你就把女儿的责任尽到;你的本分是儿子,你就把儿子的本分尽到;你是爸爸就当好爸爸,你是妈妈就当好妈妈。

  「菩萨所在之处,令众生生欢喜心」,有一个人不欢喜,这就提醒你,这就是一服药,说明你有问题,说明你不圆满。为什么不圆满?问题不在外边,你自己有障碍。你的智慧不能百分之百的透露出来。什么是你的障碍?自私自利,就这么简单。老和尚说十六个字,我们今天说自私自利,只为自己考虑。所以「一心为善」是修行,修行从身边人开始。把厨房打扫干净,把家里的玻璃擦干净,把孩子的衣服洗干净,把先生的生活照顾好,这就是佛法。家里乱七八糟,对孩子不耐烦,你看我要打佛七去了,孩子又开始拉稀了。我就遇到过这样,烦,业障现前了,这小冤亲债主,扯后腿,就这个,完了你!打佛七跟照顾孩子,一法,不是二法,佛是不二法门,我们还有取舍。很多朋友给我写的问题全是这个。

  所以一心为善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还真难。我们提倡两个「二十」,每天发现别人身上二十条优点,每天发现自己身上二十条缺点。你做三个月试一试,我就是这么过来的。不发现二十条优点,今天白过了,不发现自己二十条缺点,今天白过了。或一七或二七或三七,或一月二月三月,你这么改,定有不可思议之后果。「或处冗沓而触念皆通」,碰到烦琐的事,你一接触你就知道怎么做,心旷神怡。「回瞋作喜」,冤亲债主,跟你不高兴的,跟你打电话;欠你钱的,还你钱了;原来谈过的女朋友,闹得挺僵,给你回电话了,有感应。「明须良朋提醒」,胡小林脸色不错,最近面相都改了,你看,明,明明白白的,在明处;良朋,好的朋友会提醒你。「幽须鬼神证明」,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就会发生。北京交通堵塞,老和尚说你来香港!一看没有签证,一个礼拜他们办下来。就那天,我办公室没有赴港通行证,得坐车回家。我说这玩意儿我回家,我们家离上班地方又特远,我回了家再拿了证,我再到了出入境管理处,我想肯定就晚了。那天出奇的畅顺,二十分钟到家,十分钟又回到那儿,办完了还没到下班时间。你看,幽须鬼神证明,谁都说来不及了。

  第二届沈阳企业家论坛,我到那参加,北京下大雪,十一月二十八号,整个去沈阳的飞机就我那一班起飞了,九点半的飞机,十点半到沈阳,下午一点钟是我的课,时间宽宽绰绰的。结果在飞机上待了一个小时,五十分钟,到了十一点还没起飞,等到了沈阳已经十二点半了。一般的情况下,从机场到沈阳的辽宁省人民政府,省政府那大厅、大会堂也需要一个小时,我肯定晚了。我从登机口出来已经快一点了,还是个二把刀的司机,不是专业司机,二十五分钟就开到现场。所有我请来的朋友没一个来沈阳的,飞机都误了。幽须鬼神证明。

  我昨天给侯老师他们汇报,你改过之后,你自己得做个有心人,到底有没有变化?我们活得太麻痹大意。或者很多像江本胜博士水实验那种水对你的加持,你忽略了。你看,你一个善念,它水的那个图案特别漂亮。老和尚在讲经的时候说,真有佛菩萨吗?要说有,他真有;要说没有,真没有。你说江本胜博士水实验那水,给你一个美丽的图案,你说那水是佛菩萨吗?你要说是,它就是。有加持吗?有,图案漂亮,你看了赏心悦目,鼓励你,善念常存,那就是加持!它怎么加持的你?就和你晚上睡觉盖棉被似的,棉被对你有什么加持?放在那它是冷的,你给它一分热,它就还你一分热。不在外,除你之外,哪有什么佛菩萨?你心念恶,这水就呈现出坏的图像,你把这水教坏了。你是凡夫,这水就起心动念,它就有瞋恨心,你骂它,它就骂你;你说你混蛋,你看它的图案特别难看,它骂你。你把见闻觉知变成了受想行识,你把它拉到了地狱。你一念觉悟,说我爱你,这水的图案特别漂亮,你有爱心,它也有爱心,自他不二。所以,当我们在生活当中,碰到别的人、别的事情存恶心、存恶念对待我们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明白他们就是水,是因为我们的心念恶,才感召来他们的恶。换句话说,他们的恶是来提醒我们不能有恶念。我没觉得我有恶念?你有,你的问题就是因为你不感觉。

  我们人最大的问题,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错误,所以修学不能进步。但是有一条原则,只要碰到不顺心的人,不顺心的事情,就是自己的问题。信佛不信佛,信佛就得树立这个信念,虽然我今天查不出我的问题是什么?我不知道我问题在哪里?我照照镜子,我脸上长了个疙瘩,我不知道那疙瘩是怎么产生的?是因为没吃蔬菜还是没睡好觉,但是它是我的问题。这一点我要先认下来,先抱回家。等你真正的觉悟到我是什么原因才产生这个现象,那您就是觉悟的第二觉悟,睡醒了,对疙瘩这一法怎么长到脸上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我是唐朝的时候我害了谁,我今天到了二0一0年我感得这个,那不是一般的境界。但是没关系,佛说了,尽管你回不到唐朝,尽管你回不到汉朝,但是我告诉你肯定是sometime ago,某些时间以前你干了错事。那我能看见过去吗?能。你只要一心为善,正念现前,你就能看到。学佛是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情。

  我们为什么要怀著感恩的心情来到这个世界上修行?其实,你从早到晚,你碰到的一切人、一切事、一切时、一切处都是在帮助你,希望你从泥潭里爬出来。孩子不听话,上课把作业本忘了,老公喝酒、酗酒,跟外边人打麻将,都是在提醒你,你心里有老公吗?你的德行还是不够!说这太太真有福气,先生对她真好。这太太没福,打麻将,赌,不回来。了凡说:「命由我作,福自己求」。你是个没福的太太,你能埋怨谁?福自己求,从哪儿求?向外求,徒向外求,白白的向外求,了无所得,无有是处,向内求。怎么个求法?一心为善,正念现前。什么是一心为善?为别人。为谁?为家人;再有能力了,为同事;再有能力了,为邻居、为亲戚。我们家是福建人,我也没有傅冲老师这个缘分能够跟著什么叔叔、大爷在一起,不必攀缘。「随缘妙用无方德」,什么是随缘?什么是攀缘?我们查丁福保的字典,主动是攀缘,被动是随缘。会找上门来的,找上门来的时候,你就别错过这机会,那真是要打起精神,一心一意的为他好,愈做愈高兴,你真诚心就有感动。

  你不用说,傅冲老师发光盘,那行了,我把福建的老乡,广东的亲戚,我都把他们请到香港来,我给他们讲讲《无量寿经》,不用来,这叫攀缘。随缘,随缘就是敦伦尽分,你是什么缘分就做什么缘分的事。实际上,印光老和尚说的「敦伦尽分」,我们更往深一层说,敦伦,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五伦维系著你,实际上这五伦是什么?「人生酬业」,这业!你欠人家的,你给人当女儿当儿子,你不还能行吗?你当爸爸、当妈妈,你有儿子,儿子是干什么来的?讨债来的。你不还行吗?敦伦尽分实际上就是还帐。你给这老板打工,你欠人家的,你就得好好服务,把帐还了。实际上,敦伦尽分就是消除业障。就是还你上一辈子欠别人的,从哪儿欠?从五伦当中欠。没有说到佛教协会来打佛七,你不欠这个帐。你欠爸爸妈妈的帐、你欠兄弟姐妹的帐、你欠妻室儿女的帐,要先这儿还。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无债不来,无冤不来。所以大家千万不要错过家庭、同事,这是您最大的缘分。换句话说,累生累世就这么折腾,没还干净,他又来了;还干净,他就走了。所以敦伦尽分就是消业障。一定要站在这个高度上来认识,你欠了别人的,今天你不还,你拜山、你念佛,对不起,下辈子还得纠缠你,你走不了。

  「正念现前」,为什么了凡先生把一心为善和正念现前这两个字分开?两桩事情,一心为善是放下,放下自己;正念现前,那是看破。还是老和尚说的看破、放下,怎么叫正念现前是看破呢?什么是正念?在座的诸位同修,谁能回答这个问题?《了凡四训》这儿有,大家都看过,都听老法师讲过,想过这个概念吗?什么是正念?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举手,所以老法师不住香港,他去澳大利亚,你埋怨谁?没人真学!为什么老法师回不了国内,他回去干什么去?没人能把这个东西说清楚。香港同修见我说:你劝劝老法师,你说话有分量。我没分量,我有什么分量?就咱这么个学法,老人家愿意在这儿待著吗?要你,你愿意吗?你做了一顿饭,连人吃都没人吃,下次你还有做饭的兴趣吗?你没了。

  丁福保先生在《佛学大辞典》上说,正念,什么叫正念?正念不是无念,正念是没有邪念。老人家继续解释,什么叫邪念?念有念无、念自念他、念好念坏,这叫邪念。这就是云谷禅师说的,「一毫觊觎,一毫将迎」,什么叫觊觎?企盼。就是刘素云老师说的,企盼神通,企盼佛菩萨加持,企盼生意好、身体好,觊觎。心地里暗暗的盘算,我念佛可以身体好,我念佛可以行大运,我念佛可以这、可以那,觊觎,偷偷的窥视。一毫将迎,对过去的事情揪住不放,对未来事情盘算。丁福保先生说的,念有念无,患得患失;念自念他,自私自利,有分别心,这叫邪念。

  反之,你不念这个,不念这个就是正念吗?也有可能是无念,处在无明状态,睡著了,是什么都不念了。无念不是正念,什么是正念?丁福保先生说:念菩提。什么是菩提?觉知、觉悟。觉知就觉知贪瞋痴慢、是非人我、名闻利养、五欲六尘,是不是来到我的心中?贼到家来了,报警器得报警,这叫觉知,我意识到家里有贼来了,我知道了。尽管我不是博士生毕业,但是我这点常识,家里来人,我知道。老太太也是这样,没上过什么学,家里来人,她肯定知道。这在佛门当中,菩提这个概念当中,这叫觉知,就是意识到了。你肚子疼了,意识到了。为什么疼?不清楚,大夫他能说清楚。但是我真肚子疼,你有觉知。那你有觉悟吗?没有。怎么疼的?不知道。所以,正念是念菩提,菩提两部分组成,一个是觉知,一个是觉悟。觉悟就是你碰到的所有事情来龙去脉你全清楚,这不得了,一个叫根本智,一个叫后得智;一个叫清净心,一个叫菩提心,在佛门当中。

  所以正念是念菩提,念菩提是要解决两个问题,一个是烦恼起来的时候一定要意识到,第二,对林林总总的万法万事,一定要清楚是怎么来的。别人对我不好,我虽然看不到什么时候唐朝、汉朝我对他不好,他来报复,但是佛说了,无冤不来,无债不来,没有因不可能有果,觉悟了。「觉悟」什么意思?丁福保先生:如人大梦初醒,醒过来我在家,是这样的。睡著了,你知道什么?睡著了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觉悟的意思就是一醒过来,这是窗户,这是玻璃,这是桌子,觉悟了,万法都看清楚了。菩提可得否,丁福保先生继续问。菩提不可得。你看,看得破要放得下,看破了没有?看破了,怎么来的?知道了。能执著吗?不能执著。所以什么叫正念?正念念菩提;菩提可得否?菩提不可得。了凡先生这一个正念,我查这个字典,半个小时,要这么学习,每个字、每个概念都不能放过。你才清楚人家袁了凡,在一五五三年,老人家说的是什么意思;否则的话,了凡先生这《四训》你是看了,你得受用吗?你不得受用。你不知道什么是邪念?什么是正念?正念怎么个念法;正念、无念、邪念,这三者之间什么关系。所以正念现前。

  正念现前,最正的正念是什么?阿弥陀佛。阿弥陀佛怎么个念法?很多朋友问我,今天我把我念佛的方法,《印光老和尚十念法》,给大家复印了,我就是这么念的。印光老和尚,大势至菩萨再来,《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》,是他老人家挑出五经一论当中的一部分。还需要我一条条解释吗?OK。写得非常好,非常清楚。「心难归一」,这每个人都有这体会;「当摄心切念」,收住这个心,切念,使劲的念,切念;「自能归一」,自然就能归一了。老和尚特别慈悲,一层层展开,「摄心之法」,怎么摄心?他回答,「莫先於至诚恳切」,没有比至诚恳切更摄心的方法。这至诚恳切又是概念,什么叫至诚恳切?「心不至诚,欲摄莫由」,如果你心不诚,你想摄心不可能。我不知道什么叫至诚恳切?你改过就是最诚恳的,你能发现自己的问题,就是诚恳心的表现,依教奉行。你说我虽然不知道至诚恳切什么意思?你真改过就是至诚恳切,而不是说烧香磕头。

  「既至诚已」,在心上没问题了,我也想改过,我也是真正的听佛菩萨的话,听净空老和尚的话,已经至诚了。「犹未纯一」,还是不行,杂念纷飞。「当摄耳谛听」,这点很重要。摄耳谛听,收住你的耳朵放在佛号上。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么一个说法,心声,香港人民的心声回归大陆(我当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心声),香港人民的心声,你看我们描写这个心是有声音的,其实我们在读报纸、看电视都是声音,只是你没意识到而已。比如说你读这篇文章,《印光法师十念法》,你虽然没出声,但是你心里是有声音的,没有声音你读不懂它,这就是心声。摄耳谛听。

  「无论出声默念,皆须念从心起」,无论是出声的念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还是你心里头默念,皆须念从心起。什么叫念从心起?比如说爸爸、爸爸、爸爸,十句。爸爸、爸爸、爸爸,感觉一样吗?后边这个念从心起,真在念的时候,有一个爸爸在后边。爸爸,爸爸,爸爸,你白念。第一个跟大家交流,皆须念从心起。你看老和尚念经,念佛号,在那机器里边。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他念的时候,心里真有阿弥陀佛,念从心起。「声从口出」,声音出来了;或者声不从口出,声从心出也一样。「音从耳入」,什么意思?我的体会,这里边还没数数,这是念佛功夫比较好的人,无记无数。就是你在念佛的时候,你不把「阿」听真确了,你不能走到下一个字。「阿」你什么时候真的把你耳朵拉回到这个「阿」字上,听明白了,你再说「弥―陀―佛」。别有嘴无心,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哪个字都没听,囫囵吞枣就过去了。所以,「阿―弥―陀―佛」,听明白。这四个字都有元音,英文的元音,所有的元音都要给得丰富和饱满。念佛要都摄六根,你的心根就都摄了,对不对?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。你心里想著它,嘴上还念得特清楚,把元音都要念明白,嘴根都摄了;耳朵还得摄过来听,就三根了。六根当中就三根被摄住了。

  印光老和尚在《文钞》当中说,当你摄耳谛听的时候,你鼻子闻不到味。说我摄耳谛听了,你鼻子还能闻到味,楼底下炒菜你还闻得到,对不起,您没摄耳谛听。摄耳谛听,楼底下那酱牛肉味你就闻不到;嘴里也没味道,舌根跟鼻根全都都摄了,身体在什么位置上也不知道,这叫摄耳谛听;身根也失去知觉了,鼻根也没有作用了,舌根也没有。都摄三根,耳根,心根(就是意根),还有嘴根(舌根)。

  「默念虽不动口」,虽然我们默念是不动口的,「然意地之中,亦仍有口念之相」,不能掐珠。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他后边讲不能掐珠。我把脑子要集中在哪?集中在嘴的动。集中在嘴,虽然嘴不动,你还要觉得它在动。默念,拉长声,一直听真确了,别著急走到下一个字,除非把这个字听明白再走到下一字。不在多少,声声佛号跟它有感应,我是这么念的。仍有口念之相,就是虽然你不出声,但是你的脑子还要放在你的嘴上,我在念。大家能有这种体会吗?我现在正在念:「阿―弥―陀―佛―」,听得很真确,走到下一句。闭上嘴了,你在卫生间,你不能出声音,出声音不恭敬,那你就默著念,默著念耳朵还要听心声,听清楚再走下一个字。听的时候,要感觉到嘴在动。

  「心口念得清清楚楚,耳根听得清清楚楚。如是摄心」,如果这样摄住心,「妄念自息矣」,妄念自己就息掉了。「如或犹涌妄波」,如果还是妄想像波涛一样在汹涌,在往外冒,「即用十念记数」。这是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必须采用的方法,除此之外没别的方法,就要用十念记数。「则全心力量,施於一声佛号」。全心的力量放在这一佛号上。二念,阿弥陀佛是一念,数数是二念,摄住心了。就这个猴子,「阿弥陀佛」这一条绳拴不住它,再把数数这条绳再拴到猴子身上,得力了,这猴子走不了。左手是阿弥陀佛,右手是数,这个猴子、这个心就摄住了。「虽欲起妄」,还想起妄念,家里煤气没关,孩子的便当,该给谁打电话,虽欲起妄,「力不暇及」,顾不上了,你没那工夫了。「此摄心念佛之究竟妙法」。这种好的方法,最究竟的方法,「在昔宏净土者」,在过去弘扬净土的那些大德们,「尚未谈及」,没有谈过。为什么?「以人根尚利」,那个时候人的根器好,不用数数,摄耳谛听就够了。今天咱们根器不行了,老和尚接著说,「不须如此」,不需要这样,「便能归一故耳」,就能够归一,是这个原因。

  「(印光)以心难制伏」,他是自称自己,因为印光老人家的心很难制服,人家大势至菩萨,人家心难归一,那个表法的,他都心难归一,更何况我们凡夫,他是这个意思。印光以心难制伏,「方识此法之妙」,才意识到这个方法的妙处,不能不重视。他后边的结论很坚决,「舍此不能成就」,除非你不想成就。「盖屡试屡验」,百试不爽,怎么试怎么灵;「非率尔臆说」,这绝对不是随心所欲的瞎说。「愿与天下后世」,我们是后世。「钝根者共之」,你说我不是钝根,恭喜你,你要是钝根,你就回来。大家不承认自己是钝根的举手,没有,是吧?都是钝根,是吧?OK,你得救了。愿与天下后世钝根者共之,我希望跟你们共同的采用这种方法来念佛。「令万修万人去耳」,别看不起人,印光老和尚就这么念佛,人家火化了以后,舍利子,咱们火化完了以后是什么东西?肯定心里清楚。

  「所谓十念记数者」,你听他讲这方法,「当念佛时,从一句至十句,须念得分明」。这句话不得了,十句。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念得清楚。「仍须记得分明」,你还得记住,我这念的第几个?「至十句已」,念到十句之后,「又须从一句至十句念」,我想这个大家比我都熟;「不可二十三十」这么记。「随念随记,不可掐珠」。老和尚掐珠,老和尚掐珠表法的,提醒你。他掐那个佛珠,告诉你要念佛。我问过他,这个佛珠一拿在手上,让别人一看见,老和尚的意思是示转。不是有三种转吗?作证转,劝转,示转。老和尚拿佛珠是示转,提醒你看到的人,人家老和尚还用那么念吗?那是给你做表法的,你看到这个佛珠,老和尚在念佛,我在干嘛?不可掐珠,一定要记住,掐珠你心的力量就弱,这种念佛方法是心理的体操,锻炼你心的力量,就和做俯卧撑似的,锻炼肌肉。你一掐珠,心的力量就弱了。就和有人帮著你俯卧撑一样,你心的力量、锻炼就差。「唯凭心记」,只能凭心记。那我念到第五声就不行了,没关系,慢慢来,再从头来。

  「若十句直记为难」,什么意思?就是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么念,你难。那就是说你可以两个五,也可以三三四,都行。若十句直记为难,「或分为两气,则从一至五,从六至十」,这有个问题,我自己的体会,有时候我念多了,我就不知道我这个五是第一个五还是第二个五,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记六七八九十。一二三四五,六七八九十,一二三四五,六七八九十。这样你就不会错。有的时候念著念著,真的,这是第几个五?是前面那个五、还是后面那个五?这是我自己的体会。特别是在环境比较复杂,或者自己比较累的时候。

  「若又费力」,不行,李炳老就后边这方法。若又费力,「当从一至三,从四至六,从七至十」,三三四,「作三气念」;「念得清楚,记得清楚,听得清楚」,做到三个清楚。念得清楚,就是每个字都不能含糊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「阿」字听清楚,「弥陀」呢?错,吞了,吞了这个音。英文necessary(必要的),老师跟我们讲英文的时候,老师说元音要给足时间,元音千万别吞,吞元音那个英文就不好听,ne-ce-ssa-ry,四个音节。四个音节,每个音节的元音都要念得准,我们中国人讲话,叫别洋腔洋调,ne-ce-ssa-ry。四个音节,你只要把元音念清楚了,这个英文字母念得就好听。necessary,这就不好听,不到位。所以,「阿弥陀佛」也是这样,念得要清清楚楚,「阿―弥―陀―佛」。记得清楚,听得清楚,「妄念无处著脚」,妄念就下不来了。「一心不乱,久当自得耳」,你心就乱不了,时间一长,就像刘素云老师说的,就好像她跟老和尚见面的时候,听经的时候,她好像心里也是这样,真的是这样。你走路的时候,比如我从这回到酒店,就自然而然就起来了,特舒服,而且是你闲著也是闲著,你就想阿弥陀佛,你不想阿弥陀佛就想自私自利,这是肯定的。正念现前。

  「须知此之十念」,要知道这种十念法;「与晨朝十念,摄妄则同」,说早晨起来有十念,他们摄妄心的效果是一样的。「用功大异」,可是用的功夫可差多了。「晨朝十念」,早晨起来,「尽一口气为一念」,就是你早晨起来,阿弥陀佛阿弥陀佛,一直念阿弥陀佛,这叫一念,只能念十念。「若二十三十,则伤气成病」。老人家多慈悲,大势至的话,你不听行吗?「此则念一句佛,心知一句」,我们这种方法,是念一句佛号我们心里知道一句,不是一口气。晨朝十念是一口气为一念,你早晨起来念十口气,甭管多少,念完为止。此则念一句佛,心知一句。「念十句佛,心知十句。从一至十,从一至十,纵日念数万,皆如是记」。就是一天你念几万声佛号,你都十句十句的记,特方便。「不但去妄,最能养神」,上火了,是吧,大便干燥,你念念试试,养神;心烦,舌头长疮了,养神。不但去妄,最能养神。养神,神安则体安。

  「随快随慢,了无滞碍」,你快慢都行,不妨碍。精神好了,情绪好了,现在刚吃完中午饭,困了,慢点儿念;到晚上饿了,快点儿念;走路的时候跟著步伐念,都行。「从朝至暮,无不相宜」,不论是早晨、晚上都合适。「较彼掐珠记数者,利益天殊」,跟掐珠记数,利益从天到地相差那么大。「彼则身劳而神动」,掐珠念佛,身劳而神动,身体劳而神动。你看又得记数,又得念佛,又得掐珠,够忙活的,身劳而神动;「此则身逸而心安」,身体很放逸,很舒服,心也很安。「但作事时」,只是在做事的时候,「或难记数」,比如说我在家切菜,或者在看电视,或者是洗衣服,可能真的两个五、两个五,三三四,够困难。怎么办?「则恳切直念」,就别记数了,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切菜,就不记数了,因为条件不具备,干扰太多,恳切直念。「作事既了」,刚做完事,「仍复摄心记数」,再把心摄回来,再重新记数。「则憧憧往来者」,这讲的是念头,憧憧是一个接一个的;「朋从於专注一境之佛号中矣」,都规规矩矩、老老实实的服从这一句佛号,敌人就降服了。

  「大势至谓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,得三摩地,斯为第一」,讲的是这种方法。「利根则不须论」,利根就不说了,这种方法肯定得利益。「若吾辈之钝根」,你看多谦虚,像我们这一辈的钝根人;「舍此十念记数之法」,如果不用这种十念的记数方法;「欲都摄六根」,你想把六根摄住,「净念相继,大难大难」,就是不可能;「又须知此摄心念佛之法,乃即浅即深,即小即大之不思议法」,这个老和尚讲得太多了,为什么这一句佛号即浅即深、即难即易、即大即小?你说它浅,它就四个字;你说它深,尽虚空遍法界,三藏十二部就这一句佛号。你说它小,小就四个字,让你摄心;你说大,大你能成佛。就这意思。不思议,确确实实不是胡小林能给你们解释的,不是我们能说清楚的,不是我们能想明白的。您最好听他的话,别老琢磨,他下边说了我们的缺点。

  「但当仰信佛言」,应该相信佛说的话;「切勿以己见不及」,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观点和理解力达不到这个水平;「遂生疑惑」,就生疑惑,你没福了,你怀疑了,真的吗?印光老和尚说的方法行吗?就这么简单?「致多劫善根,由兹中丧」,使你多劫的善根在这当中丧失掉了,在疑惑当中;「不能究竟亲获实益」,你不能够最究竟、最圆满的获得这种大的、实实在在的利益;「为可哀也」,太可怜了。

  「掐珠念佛,唯宜行住二时」,行住坐卧,四时,掐珠念佛,您看,我们大家要记住,其实我们一定要注意这种念佛,我们掐珠念佛只有在走和站的时候,「行住二时」,这两种时刻;「若静坐养神,由手动故」,由於你的手动,「神不能安,久则受病」,时间长了就得病。「此十念记数,行住坐卧皆无不宜」,没有不合适的。「卧时只宜默念」,躺著的时候默念。「不可出声,若出声,一则不恭,二则伤气」,第一个是不恭敬,第二个对身体不好,伤你的气。「切记切记」。谢谢大势至菩萨,阿弥陀佛!

  大家不是老问你怎么念佛?我就这么念,念了有一年多,快两年了,真得受用,心清净。心清净,不是没有烦恼,我跟大家汇报了,今天上午我这个起心动念、脏心烂肺还是有,但是捕得住敌人了,不是敌人不来,是说敌人一来你觉察到,心好用了,敏感了。这个电网原来在家里头没网,敌人想来就来,来了还偷了东西,咱还不知道,跟敌人还交朋友。现在,拉上电网,敌人还来,来了,撞上电网马上报警。咱们香港人家里都有警报器,就是装这个。久而久之,你就摄心了,它是有个过程。我的体会就是,这么个念佛的方法,念到最后心灵了,敏感了,有点小念头,马上就能意识到,就提得起来,这个猴子刚要一蹦,砰一下,那绳子就揪住它了。原来不是,那个心就和猴子似的,攀了半天,你还跟它走了半天,不行,怎么动了?而且特别奇怪,就是你念《了凡四训》、念《弟子规》的时候还会有妄念。但是清清楚楚,我这一遍念完《弟子规》,八分钟,多少个妄念。就好像妄念是妄念,《弟子规》是《弟子规》,两人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有些时候那种境界挺舒服的。你要真想好好念《弟子规》,说这遍我一个妄念都不要有,你真能做到。

  有些人说做不了主,《了凡四训》我还做不到,一念念四十分钟,四十分钟没一个妄念,我还不行;但是有什么妄念,想了什么东西,我清清楚楚。而且我知道我在哪一段我有了妄念。这是真的,不跟你们玩虚的,我没那工夫,但是我知道我这一遍《了凡四训》念完之后,我在哪一段,比如「立命之学」,我三个妄念,在讲到什么时候,因为那一段念得还挺清楚,但是妄念来了:什么公司的事、单位的事情,反正乱七八糟的,有时候幼儿园、小学的事都来。你说你想那玩意儿干什么,都过去了。所以了凡先生说,「一毫觊觎,一毫将迎」。你都五十五了,你想那小学同学干什么,没办法。它就好用了,这心灵了,灵了以后,过错一来的时候,你就立刻能提起来:我有烦恼了。

  心到病除,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个道理。比如说,我们练气功,中国的站桩,骑马蹲裆步,腿一弯,这么一掐手。你想劳宫穴,劳宫穴在这儿,是个穴位,你马上就觉得劳宫穴有气,对吧?热乎乎的。你就能感觉,真有感觉,心到气到。所以你念佛完了以后,你只要心一到,这个习气就起码打了两折。明白吗?我意识到了,意识到,它就走了。意识到是什么?就是太阳出来了,露水就没了。就是意识不到,所以这个冰从一尺积到三尺,最后还跟人吵架。一旦意识到,这冰就吹了,特别特别好。

  所以我们要记住心到病除,我们只要意识到这个问题,是问题了,你放心,不会让它泛滥的,我这样做错了,不要懊恼;要跟烦恼做朋友,不要对立。明白吗?很多人说,怎么又生气了?真是沮丧。烦恼出来是老师,给你出考卷,你小子学得怎么样了。来点小烦恼,考个试吧,你跟它对立什么?过去了,明白吗?所以烦恼就是菩提,烦恼就是老师,不要对立,不要自责。很多学佛的人,最后见了我面,灰头土脸的,垂头丧气的。「胡先生,今天这佛没法念了,怎么念都不行。」其实这就是进步,你知道了,原来你是不知道,现在你知道你这一天干了什么事,恭喜你,知道病了,知道病是治好病的第一步。所以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有烦恼,烦恼就是菩萨,烦恼就是药,烦恼就是考卷,烦恼就是老师。我们要怀著感恩的心,感谢这些烦恼,是它在成就我们,我们是伴随著烦恼,把烦恼转成菩提。

  每一次烦恼来,我们就每一次觉悟,我又生气了,这生气,我们可以有几个层面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千万别当真;再一个,这是我欠他的,这次我还了就完了,也行;再一个,我有这个病,他是大夫,这是最高境界,就是华严境界,他是大夫来到这做一个示现,提醒我,我这个病还没治好,今天给你送来一服药,你吃了,你就好了,感恩!你看这境界就更高了,比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高了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是什么?有什么了不起的,都是假的!还是对立。要感恩,我阿赖耶识里有这颗种子,出现了这个问题,今天示现了,我有这个病,今天我肚子疼了,让我去医院,肚子疼了。你骂这肚子疼行吗?你赶快去医院,去医院,肚子不就不疼了,要真感谢这肚子疼。所以周泳杉老师说,癌症并不是坏事,其实癌细胞是在给你提醒身体出状况了,好事。所以要怀著感恩的心看我们的念头。

  佛是不二法门,我们说是妄心,我们说是脏心烂肺,那是表法,那是方便说,实际上哪有什么脏心烂肺?妄心,真妄不二,它就是帮助你转成真心。给你看到茶杯的这一面,是烦恼,这一面就是菩提,你只要一转过来就行了。拿什么转?拿佛号转。所以真妄不二,我们要抱著感恩的心看待我们的妄念。我们累生累世妄念很多,在六道轮回,今天这些妄念又出来了,还在教育我们,我们上一辈子就是因为这个妄念老师来的时候,我们没有正确的拿老师当回事,我们没有依教奉行,我们没有尊师重道,让这老师白忙活了上一辈子,这一辈子又来教育我们,又来帮助我们。第一惭愧,第二感恩。给人家添麻烦了,谢谢老师,不舍不离,在这一生当中又相伴著我们,伴著我们成长,使我们觉悟,多感恩!从来没离开过我们,这妄念,妄念是好老师,告诉你什么不能想,什么不能想你都改了,你就是做的全是对的,错的不做了,那剩下就是对的了。杯子盖这面你不见了,你不就见的是这一面,它一回事。

  所以我们对妄念是一种什么态度?不能抱著对立的态度,佛门当中叫「边见」。我这次来香港,有很多朋友跟我说:真是,完了,好像在敌人面前打败。没有敌人,妄心、妄想,贪瞋痴慢、五欲六尘、是非人我、自私自利,那是老师。你觉悟了,它就变成佛法;你迷了,它就变成魔。所以贪瞋痴慢,自私自利,是非人我,名闻利养,哪有什么好坏,就和江本胜博士的水实验一样,你心念好了,它就变成好老师拯救你,成佛之梯凳,你踩著烦恼成了佛。你迷了,你迷了就是下地狱的门径,就去地狱了。所以我们怎么看待烦恼?烦恼是好老师,无始劫来伴随著我们,呵护著我们,提醒著我们,教育著我们,希望我们踩著他们的肩膀成为佛菩萨。所以感恩烦恼,感恩妄念。

  你抱著这种方法念佛,那种声声佛号感谢这些妄念,眼泪自然就下来了,法喜自然就充满了,都是菩萨,都是恩人。我们对不起人家,一遍一遍的教我们,你看我们上学的时候,为什么感谢老师?数学题不会做再来一遍,再来一遍,老师诲人不倦,就一遍一遍的教你,你说这种老师你感谢吗?我跟你说,妄念比你在世间碰到的老师还恩情重,你一睁眼就陪著你,你休息了,它还作梦、还提醒你,容易吗?你呼呼大睡做那个梦,干嘛?都是在梦境当中提醒你,梦境当中你还说瞎话,我就这个,白天不说了,做梦跟人说瞎话。你看这个,白天不发脾气,做梦跟人发脾气。老和尚说了,做梦的时候做到这种恶梦,提醒自己,不灵!你什么时候睡觉不作梦了,甚至梦见佛菩萨,了凡先生也这么说,「先贤接引,法幢高悬,飞步太虚」,这好境界,你说这念头不是菩萨吗?你睡著了,他都不离开你,提醒你现在到什么境界了。如果你睡觉作梦都是恶梦,「梦吐黑物」,告诉你不行。所以他一分钟都没离开你,真正诲你的是谁?财色名食睡。我们必须得站在这个高度上来看待我们的妄念,来看待我们的烦恼。所以我们不能跟他们对立,我们要接纳他们,我们要把他当成恩人。

  好了,我们连妄念都当成恩人,你说你还有对立面吗?「仁者无敌」,你就做到了!仁者无敌,就是爱人之人没有对立面,反过头来说,孔子说这句话,你只要有一个对立面,只要有一个人不喜欢你,只要有一个人讨厌你,只要有一个人不待见你,对不起,你不仁,没别人的事。仁者无敌,孔子没有说,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可以有对立面,没有,仁者无敌。只要有敌人,只要有对立面,只要有障碍,对不起,你不够仁。多伟大,为什么?你别问了,好好念佛!老和尚说了,瞎琢磨。

  所以,我昨天跟大家说的也比较绝对。上次我在摄影棚里,十个电话,我说,十个电话都不该打,咱们说十个电话九个电话不该打,还有一个电话应该给胡小林打(开玩笑)。所以说十个人有九个人不应该见,十句话有九句话不应该说。这当中会耽误事吗?老这么十念十念的,买卖耽误怎么办?家里的孩子事耽误怎么办?「依报随著正报转」,你信不信?你不信佛,你还拿这个心思向外边去安排这安排那,真的不用。

  我这次一月一号在新加坡讲,我全公司的人现在都紧张,我刚开始学佛的时候,说:这家伙,这胡小林一天一天的不出屋,跟屋里闷著,窗户也不开,点一根香;跟著一会儿咕咚咕咚的,一会儿老和尚的声音出来,一会儿念佛机的声音出来,这毕竟是卖炉子的公司,怎么没一点炉子东西,而且书架上不是《大藏经》就是老和尚给我那些书,什么刘善人,全是这个。老和尚就给我一句话,他说:「你试一试,信佛!」我说:「师父,我听您的,我就一年。」我还说就一年。二00七年一月一号,不吃肉、不喝酒了,佛说了,挣钱,财布施得财报,没有说喝酒就挣钱。不喝酒,所有的朋友都不接受:开什么玩笑,胡小林,哪有生意场上不喝酒的,酒愈喝愈厚,牌愈打愈薄,你不喝酒你怎么做生意。而且你开什么玩笑,你请我们吃饭,你又吃素,人五人六,还拿双筷子,一次性筷子还不用,还用自己的餐巾纸。我今天带著,带著餐巾纸。不愿意用,节约,师父说表法,就和昨天候总似的,拿那毛巾,我还以为是老和尚的毛巾,我说怎么那么擦,没完没了的擦,最后展开了,说那是我自己带的毛巾。这毛巾度多少人?多大的老板,一年挣多少钱!那条毛巾是个问题吗?都在存心不同,就是为了帮助大家。

  二00七年,一年,我一九九七年做生意到二00七年,十年,我就坐著卖这炉子,我就没卖过三万台以上。这家伙,二00七年,三万一千台,诸位,不喝酒,不吃肉,二00七年卖了三万一千台,我说我这是撞大运吧,真的吗?而且,每个合同都一万多台,三、四个合同就把这一年拿下来了,你想三、四个合同多简单,原来我们都得三十个合同,一个合同一千台,二十个合同两万台,所以我们一年正常年景卖二万五千台,大概是二、三十个合同,五百台也是一个合同。我二00七年,这一个项目就一万四千台,再一个项目就八千台,你看这就二万二,零七八碎的,哗啦哗啦,五六个,我记不太清楚,反正不到十个,干净利索脆。因为五百台的合同你也得吃饭,你也得请客,你也得去跟人招投标,你也得去挂样板炉,也一套,麻雀虽小,五脏齐全。从招投标,最后签合同,到安装、到调试,这一套活,一台炉子你也得走这一圈。你说这三宝加持,全是特别整齐的,一就是一万台、八千台,这种项目好干,你知道吧!我这一个厨子,我做一个人的饭也是做,我做十个人的饭我也是做,效益不一样。这是二00七年,没耽误。

  我心里没太大的底,我说这够呛,不一定是真的,因为咱们都知道,风水轮流转,今年碰上大年了,就和那苹果似的,今年结得多,这跟学佛没什么大关系。二00八年,奥林匹克那年,北京从五月一号到十月一号,半年没活。因为所有的工程全停了,为保奥运,民工都走了,回家了,北京要人少,维持奥运会的交通、环境,工程太多了,空气污染多,我想今年这一年卖一万台就可以了,半年。所有工程全下马了,关了,工地都没人了,嘿,卖二万四千八百台,正常年景。我本来想著二00八年搞点培训,《弟子规》,我们管二00八年叫感恩年,正好没什么事了,感恩吧!做了十年的合同,有一百多个开发商,一百多个物业小区都用我的产品,咱们好好的拿著钱,拿著《弟子规》访问访问,反正闲著也是闲著。销售员、工程部、技术部、售后服务部,送呗。没想到,正常,二万四千八,没顾上。

  这第二年又这种状态,而且第二年我更火,我连文件我都不批了,我六千万的采购,一千八百万的行政经费,一年加起来小八百万的支出,我一单合同,我一个支出我都不签,我全下放给副总,而且所有的报销审批,我一律不签字,你们愿意报多少你们报多少,是胡小林的,你们抢不走;不是胡小林的,我签了字它也不是我的,这个道理我明白了。我拿来干什么?我念佛,我拿那时间,我跟你们逗这闷子,得自在了。我说我再试一年,大不了就一千多万的行政经费。没想到,二00八年又是弄成这样。

  到二00八年底,十月十八号,北京市出了一个文件,说保障性住房不能再用壁挂炉,就是我卖的那产品,必须得用大锅炉,集中供暖。应采用集中,什么叫集中?这一栋楼一个锅炉房,这咱就卖不成了。而我一年二万五千台的销售,有两万台都是保障性住房用的。什么叫保障性住房?政府的廉租屋,香港的,政府盖的楼,给老百姓,给那些低收入家庭的,政府的福利,福利分房。那政府一不让用,咱就没生意了,二万五千台,有两万台就丢掉了,还剩五千台,五千台都是商品房。

  大家都知道二00九年又金融风暴,所有北京地产那些开发商都不开发了,都不盖楼了,这五千台也就没指望了。二00九年,我五月一号到青岛,我们给他汇报。因为我学完佛以后一直是顺境,身体也好,生意也好,钱也挣得多了,人也自在了,它突然给你玩个逆境,我说这个什么意思?这玩意要我命,不让学佛是吧?做好事、存好心,怎么没好报?我就这么想,捐了好多钱,这两年的钱全捐出去了,这时候您没生意了,整个一白忙。我就跪到阿弥陀佛那,我说:阿弥陀佛,您老人家明示,什么意思?您要说我小子还行,您给点生意,我挣钱我全都给众生,我给您做实验,企业完全可以落实《弟子规》,能够和谐,没有竞争,一个人的财宝不是竞争来的,我给您做这证明,所有的企业家不就得解脱了吗?现在世界上的生意人,没有一个想明白的,都认为这钱是竞争的,都是编瞎话,都是坑人,都是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,有一说二,有二说三,都是打击竞争对手,都是以次充好。那当然不包括香港的,你别往心里去,我说我们那个行的。我说您要说机缘到了,把生意关了,跟著老和尚学佛念佛,我也没什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正好因缘成熟了,就出家呗。

  二00九年五月一号,一台合同都没有。这时候已经签了一万多台了,搁往年,每个月都有销售指标,你想一年二万五千台,被十二个月除,一个月得有将近两千台。我到了五月份一台都没有,我到青岛去。但是感谢佛菩萨,我一点都不紧张,因为我学了佛以后都是顺境,学了佛突然遇到逆境之后,真的不紧张,因为你没那个病,你不知道这个病来了你是什么感觉,对不对?突然有了这个病,我觉得佛法真伟大,搁往年我受得了吗?我这五个月没一单合同。一年一千八百万的经费,月月都得一百多万,你想到了五月份就花了快六百万了,你心不慌吗?我一点儿都不慌。花完了算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。

  到了七月份,保定,七月底,跟丁嘉莉老师,我们到了保定还跟人讲,满头大汗,一单合同都没有。公司的人员都说:这胡总真著了魔,一点都不抓,公司什么也不管,也不想想办法,转型,改变策略。我说:老和尚说了,命里有的,不用争它也来;命里没有的,你抢也抢不到。下级说:那您也得上班,你也得练活,老和尚没让你不练活!我说还有什么活比参加论坛、忏悔、讲自己过错、给人讲念佛,还有什么活比这活更好的,你操什么心,交给阿弥陀佛了。七月底,一千八百台,大半年过去了。这一千八百台怎么来的?都是二00八年后续的项目,追加订货。就是二00九年没有一个新项目。

  全中国,全世界都金融风暴了。你看这时候,咱们就是念佛的心清净,就观察这个市场。国家就急了,这一金融风暴,这GDP就下来了,是吧?国民生产总值,你知道,中国每年保持两位数的GDP,什么意思?一个percent,一个百分点,两千万人就业。换句话说,你GDP要掉下一个点来,两千万人失业。中央多著急,外国订货全不订了,什么化工,包括玩具,都不订了,所有中国的工厂一片倒闭。国家拿出钱来搞基础建设投资,拉动内需,让人就业,国家掏钱,盖公路、盖铁路、盖地铁,改善农民居住环境,这不得投资吗?北京市它得干这个,你说这个金融风暴是你胡小林竞争来的吗?你能有那么大本事,你能把金融风暴给开会开来,给竞争来吗?不可能。这你哪做得了这个主,你那小小的公司。结果市政府拿出二千九百亿人民币,加大北京基础建设投资。这二千九百亿当中,有两千亿干吗?投放在农村,把农民搬上楼,把农用土地拆完,把水气电都给接上,准备这地就搞商品房,就盖楼了。农民上楼不得用炉子吗?全用壁挂炉。光北京朝阳区十一万五千户,你够卖多少年?所以二00九年九、十、十一这三个月,三万七千三百台,做梦都想不到。一亿七千六百万的生意额,「幽须鬼神证明」。这对我的震撼太大了,不是开会开来的,不是登广告招来的,你能有那么大本事,你说你开个会,市政府投资把这农民搬上楼吗?他到底盖多少条铁路,到底搬迁多少农民,这是你能定的吗?命里有,你不想来都不行,忙得不得了。

  到了今年,奥林匹克这二万四千台,再加上去年的三万七千,六万台炉子。我签回来了,我怎么给人弄,没那么大的工程技术队伍,这不就得招人吗?随缘妙用,北京春季人才招聘会,扩大,你想原来一年两万台炉子就算不错了,六万台,抱怨,公司,这太忙了。贱骨头,没合同,你们著急,有了合同,你们嫌忙,人不就这样,没有满足的时候。我说招人。招人的时候,其实大家都有压力。三十多个项目,这一个人搞三个就不得了,起码我得招十个人。我那时候工程有多少人?三个人。三个人还都要辞职,回家,农民要种蔬菜了,自己弄个大棚,我人空了。你说这不是挑战吗?实际上是什么?考验你,也可能是佛菩萨加持,原来我那工程技术部全是农民,这次咱们有钱了,生意也好了,咱们招点大学生吧。档次提高了,找北京人,不找外地人了。公司三年落实《弟子规》,学习传统文化,我从来没要求过我的员工什么一定要;我要求他们背,但是我给钱,谁背下来我给三千人民币,我拿钱买你们的好,闲著也是闲著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。花点钱,三十万,一百多个员工,谁背下来我就给人一份,还谢谢人家,还给人一块糖,「不错,老弟」。胡小林疯了,上班时间背《弟子规》,背下来请到办公室还给三千人民币,弄个大红包,代表老祖宗谢谢,继续好好学习。

  这招了十个人,不比是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。社会上招来这十个人一进公司,公司立刻就提起那种感觉了,所有的中层干部到我办公室说:胡总,必须加强《弟子规》培训。我说:怎么了?来这帮人,瞧这歪歪扭扭,哩溜歪斜的,坐没个坐样,站没个站样,蓬发垢面的。「冠必正,纽必结」也做不到。他看不惯了,你知道吗?社会上招十个人跟我们公司格格不入。我利用这机会我就教育,你看到了吧,你们身在福中不知福,你们在慢慢的变化,外边不来人,没有参照物,所以你不知道你变得好到什么程度。你看四月份招的十个人一进来,这还都是大学毕业,这还都是有工作经验,还有算不错,老实本分的。我跟你讲,我一到会议室给他们讲《弟子规》,我一坐我就知道谁是新招来的。咱还就有这点本事,你一看能感觉到,那歪著的;咱们员工没有,就是农民,招的那维修工,因为工程技术部人员不够,就从维修部调了几个人,维修部它还不到二十,中专毕业就修炉子,农民,河北,香河县的,张家口的,便宜,充实工程技术部,救急,项目多!我一看那两个小伙子,我就知道这是咱们公司的人,坐有坐样,站有站样。这对公司是一个很大的教育,我说:你们知道了吧。

  到我这来说:胡总,一定要进行《弟子规》培训,不能光讲炉子技术。因为他培训得讲炉子,哪儿是泵,哪儿是燃烧器,哪儿是水,哪儿是电,原来都干这个。要培训,培训,我说:这是你们说的,我可没要求培训,我「一切法由心想生」,是吧?你们要死乞白赖的要培训《弟子规》,我那副总,管工程技术部那女的:胡总,一定要培训《弟子规》,而且第一课得您上。我说我不想上,我要去香港。您去给讲讲吧,您给讲讲吧!这个不好管。咱们随缘吧,什么叫随缘?被动,咱不主动给你们讲《弟子规》,你们挺好,学吧,你只要觉得这个不学《弟子规》的好管,你就用!不行,胡总,纸也不节约,笔也不节约,到哪去哩溜歪斜的,随地吐痰,人家卫生间的阿姨都提意见,说咱们汇通来了十个和狼似的。我说:行了,明白你们意思了,那我勉为其难给你们讲讲吧。真是,怪麻烦的,心里暗暗高兴。

  三年不知不觉变化气质。我没要求我的员工鞠躬,我也没要求我的员工穿唐装,我没要求我的员工什么要早晨背《弟子规》,我从来不。你先改,一百多个员工谁家病了,你胡小林到那去,给人鞠个躬,送一万人民币,你说他能不知道《弟子规》好吗?人家员工的老婆婆腰椎间盘突出,抻著了,咱们派车子把她接到医院按摩。老奶奶,孩子下岗职工,没钱,一次按摩四十块钱,我给出钱,两个疗程,一次疗程十二天。人家老奶奶发那短信,说太让我感动了,我们的儿媳妇在你的公司工作,今天我手机没带来,在我那包里头,我有那条短信。你给我,我给大家读读,挺感人的。大家说:胡小林,你在忙什么,你在公司?就忙这个,挺好。成天就照顾员工呗!照顾好员工,你不就是齐了,活都是员工干。我就念佛,到香港给你们汇报汇报,这不是挺好。

  「尊敬的」,这是另外一条表扬,一会我再给大家读,我这表扬太多了,我给你们存著,我给你们到时候汇报。这是老婆婆发来的,「胡先生,您好!我是贵公司员工张毅的婆婆,请原谅我冒昧的给您发这个短信,因为您的员工实在让我很感动。在上周,我的腰扭了一下,导致脊椎骨错位,这是个老毛病了,直到本周二疼得实在是起不了床,就让张毅请了个假陪我去看病,您的人事部经理得知后,关心的打来电话询问了我的病情。」我把人事部改成「送爱心部」,每天没有一个员工说需要救济的,你今天就不合格,特紧张。我们这人事行政部叫送爱心部,天天把他叫到办公室,有什么要送爱心的?胡总,没发现。没发现,我发现了。特紧张,逼他做好事儿,修福。他有女儿,他特爱他女儿,咱就帮他修,他当时还特不高兴:怎么老弄这个,咱们人事行政部哪管这个的,东家长西家短的,又吃喝拉撒的。我说:你想不想女儿好?想。想就干这个!这是修福的地方。让我给他逼得够呛。

  「因为您的员工实在让我感动,在上周我的腰扭了一下,导致脊椎骨错位。这是个老毛病了,直到本周二疼的实在起不了床,就让张毅请了个假陪我去看病。您的人事部经理得知后,关心的打来电话询问了我的病情,当得知我这个老毛病需要长期按摩医治时,还好心的帮我介绍了一位骨科的推拿按摩的葛医生,并热心的帮我联系去做按摩的时间。我带著拍好的片子,抱著试一试的态度去葛医生那里看了一下,去的时候我连腿抬一下都费劲,但葛医生只帮我按摩了十分钟,就能抬起来了点儿,腰也没有先前那么疼了」,转下一条,「在现在这个社会,人们的关系都很冷漠,我真的没有想到,您的公司人事部经理张坤(我管他叫张菩萨),能这么热心的帮助我们,本想买点儿礼物送给他,表示感谢,可他坚决不收。在电话里对我说,我们公司的每个员工都会这么做,是《弟子规》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。我听完心里热乎乎的,很感动,但我还是想感谢他,所以冒昧的发了这个短信给您。虽然我不太了解《弟子规》,但您培养的员工都这么优秀,我们的孩子在您这里工作我们很放心。」

  「随缘妙用无方德」,没攀缘。儿媳妇在这工作,请了假,你有这个心吗?有这个心敦伦尽分吗?你能赶上员工的婆婆腰扭了,你胡小林没福气。你老板有福,你怎么能赶上员工的婆婆有病?你老板有福,应该个个员工身体健康,家里没负担。对不起,福薄。福薄没关系,修。怎么修?这么修。有福气的老板能碰到有病的员工吗?就是我今天上午跟大家说的,上一集,S形的脊椎,没福。上辈子你欠人家的,好好还吧,敦伦尽分。需要照顾病人去照顾病人,需要照顾人婆婆照顾人婆婆,不遗余力,这就是「一心为善,正念现前」。这一点攀缘都没有,员工的婆婆,请假了,发现了,捕捉住。「静则一念不生,动则万善相随」,静则一念不生,阿弥陀佛;动就帮助别人,送钱,帮人按摩。如果我们天天这么想,天天这么做,西方极乐世界您不去,谁去?你肯定去。

  再一个,随缘妙用无方德。刘余莉教授,大家可能都认识,党校的。给我发了条短信,说江西有一个村特别惨,他们叫赣城,赣是江西的缩写叫赣。种了橙子,橙子怎么著?下雪,下雪交通堵塞,卖不出去,烂了,特别惨。刘余莉教授这人好人,菩萨,就给学佛的朋友发这短信,说救救他们,买点橙子,过年。发了我一条,给我发的时候我还没太在意,晚上念佛的时候,我怎么也念不下去,随缘妙用无方德,这不就缘来了吗?而且是橙子又不是烟、又不是酒的,水果,健康;而且又快过春节了,送客人,过年过节了,是吧?做买卖的讨个吉利,每年过春节都送东西,而且五十块钱二十斤,那叫钱吗?一斤还不到两块钱,你说就这么可怜,包装得好好的,给你从江西拉到北京,多不容易这个果农。

  我一看机会来了,大家说你忙什么?你成天撅著屁股跟人磕头烧香,没有。把公司中层干部叫在一起,各个部门注意,胡小林这一年都不开会,今天开会,开什么会?快到年底了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公司要解散了?出家了吧?我说:不是。有事,我说江西果农遭灾了,各个部门注意,把你们的客户都给我统计上来,首先员工一人一箱,一百多员工先拿一百箱走,水果,吃点水果。然后在你们工作的过程当中,都有客户,你管财务的,有税务局;管办公室,你有物业;我说包括咱们三层这打扫卫生间的这些阿姨,都一人给送一箱。月饼我也送,培养他们爱心,拿这一百八十块钱一盒月饼,爱心买回来了。我就希望我的员工每天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头,他们被人感谢,被人赞叹,久而久之心就好了。他天天让人家骂,天天叫别人数落,你说他高兴吗?我说:别废话,特别是跟咱们已经没有合作关系的,原来客人买了炉子不买了,项目完了,知恩报恩,而且单位有多少人就送多少箱,能花几个钱,一百个人五千块钱,那算钱吗?一年做一亿七的生意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拿这钱弘扬佛法,弘扬传统文化不是挺好吗?给他们《弟子规》不要,给点橙子学佛了,那橙子就是佛法。觉悟了,什么叫佛法?觉悟的方法,学《弟子规》没觉悟,那不是佛法,拿著橙子感动了,学佛了,橙子就是佛法。

  这一圈下来,卖了四千多箱,二十万,说都不好意思,而且我特别忙,不是我一人买,我所有的朋友我都给他们打电话,我说果农遭灾了,拿出实际行动。大家说:你学佛,你还忙吗?特忙,求爷爷告奶奶,买点吧。我可以给你钱,因为你是客户,我买了我给你,但是你可就没功德了,你想明白了,「外思济人之急,内思闲己之邪」,了凡先生说的。外边想,想什么?救别人之急,这不就符合了凡先生说的教导吗?外思济人之急,内思闲己之邪,「远思扬祖宗之德,近思盖父母之愆」。上边要想著报祖宗,下面要想著给爸爸妈妈抹平,让爸爸妈妈的过错别外边张扬。这就实际行动!这一圈下来忙活两个多月,给我发条短信,特别感人,咱们没做什么。我给大家读一读,愿意听吗?

  「尊敬的汇通公司领导,您好!我们是江西省赣州市寻乌县三标乡三标村果农,全乡人口一万三千一百零一人,三千一百零九户,人均耕地0.9亩,脐橙产业是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。二00八年初的雪灾使脐橙严重滞销,果农收入惨淡;金融危机,脐橙出口量减少,更是雪上加霜;二00九年十一月份的冻雨,让大家的心凉了一半。三年的丰产,可我们果农却没有丰收。眼看明年的前景渺茫,大家只希望收回成本。经好心人介绍,您的汇通汇利公司了解我们的事情,花钱购买了我们的脐橙,原本我们觉得一个公司能买三百箱就已经很多了。可是您们把这件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来解决,还介绍其他公司来购买我们的脐橙,总共买了近四千箱,真是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,我们终於能收回成本还有盈余,高高兴兴的过了个年。我们是果农,不太会说好听的话,只是表达发自内心的感谢。祝愿:您们公司财源广进,新年大吉大利,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菩萨保佑你们!果农集体感谢。」

  你看,这个事表法,作为老板,我怎么教育员工?我这时候教育他,我带著你们行善,是吧?各部门都得买橙子送客人,忙得不得了,整个公司所有的车辆,弄得全公司都是橙子味,会议室、办公室,全堆的都是橙子,有烂的,成了橙子代销点,四千多箱,诸位,不是小数,一箱二十斤,八万斤,您想想看。咱们不是卖橙子的,连我们那写字楼那保安都愣了,说你们改行了,不卖炉子了?是不是金融风暴?卖橙子也不能到写字楼来卖,应该到果品批发市场去。您想那可不是,楼上楼下全是橙子。这不是咱们攀缘,好心人找到咱们,抓住这个机会教育大家。二十万人民币算什么?原来我买名牌都买三十万,那时候神经病,是啊,没学佛,焦虑症,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发泄,觉得太委屈了我这一年,我又发脾气、又喝酒、又抽烟的,成天熬灯守夜,那么辛苦挣点钱,养那么多员工,我自己吃饭就吃一碗,睡觉就一张床,我怎么弄。一到那名牌店,非得给你买空了为止,凡是我的号的全买。说:胡先生这红喜的。红喜的拿回去卖,红的名牌,一万多。现在拿钱干这个,干这个,光给人水果?不是。你说果农会怎么想?咱们想想,说这家为什么这么干?学佛。

  什么叫报师恩?这不就报师恩!哦,学佛人是这样的。后边那一千箱涨价了。说:胡先生,五十块钱太便宜了,我说:您说多少钱吧?六十,我说七十。甭喜,别含糊,明年不是大家还买,还得接著种呢?胡先生,哪有你这么买东西的?我就这么买,学佛的都这么买,你只要碰到是真正学佛的,都这么买。吃亏是福,我们之所以今天有福,就是过去吃亏吃来的;今天不想吃亏了,下辈子您就没福,下岗职工,没什么说的。吃亏是福,这颠扑不破。你说咱们今天有福,生活在香港,还有老法师,出门还有宝马坐著,家里头,香港这生活条件,这福都是过去生吃亏吃来的;今儿跟人计较了,不愿意吃亏了,下辈子叫花子等著你。能托生当叫花子,您还算福气,跟您说白了,弄不好连人身都得不到,托生到猫也是那野猫,要饭吃的。这不是开玩笑,你看现在咱们看的这些东西。

  所以作为一个佛弟子,作为一个学习传统文化的人,作为一个公司老板,我就带著员工,我天天生活在这种氛围当中,花多少钱?原来一亿二千万一年的生意额,二00九年一亿七千万,多给了五千万,您才花二十万买橙子,这哪儿到哪儿才,亏吗?一点都不亏,一点都不著急。所以我这三年的经历,为什么说学佛就信心愈来愈坚定?就这个,君子乐得作君子;过去,小人冤枉作小人。

  我今年六万台安装量,太多了,我那分包找来了:胡先生,您放心!分包是帮我装炉子的。我们一定不给您添麻烦,您三年对我们那么好,一分钱工程款都不扣,您今天有难了,您今天有难就是我们的困难,您签不签合同,有没有,您要多少人给你上多少人,我保证让你的工程技术部就一个人没有,我也把这炉子都给你装上。善有善报!你看也真奇怪,年前,我就跟工程部说,我说咱们今年过年老忽视一个人,就是分包。因为分包,我们给他钱帮我们干活,咱们是爷,咱们是上帝,过年过节就忘了人家,给他送什么东西,年年有合同挣我们钱;我说今年过年反向思惟,佛菩萨都是反的,说踏踏实实的请分包吃饭。我那工程技术人员说:胡总,您说什么?请分包吃饭,请他们干什么?我说:你什么意思?他说分包,不是咱们给他合同,那么忙还请他们吃什么饭,给他们合同不行吗?我说:人情厚道,感谢人家。这给他合同就算感谢了,他们得知足了。我说:你别这么说,这个社会上,谁都离不开谁,你能不感谢分包吗?而且这分包跟你一条心,你省多少麻烦,你的炉子在人手上,你的客人在人手上,你的工期、你的质量全在人手上,多给人点钱,早给人点钱,少扣人家点,过年过节的给人家买点东西,就没有过,说给分包买东西,分包不给我们,我现在纪律就是,绝对分包给我们东西不能要,分包巴结你,对吧?你给生意了,他就给你送茶叶、送什么过年过节的,不许要;而且咱们得反给人分包送东西。困难,都农民工。

  《安士全书》说,什么时候你家有福报现前?有穷亲戚来到你家的时候,你小子有福,穷亲戚来了,我这分包不就是穷亲戚吗?可怜,到我这来打点工,挣两口饭吃,是吧?穷亲戚。穷亲戚应该怎么对待?皇帝见那大臣说:你今天怎么那么乐?皇上,您知道吗?今天家里穷亲戚来,摆了三十三桌,我这一年的俸禄我全花了,给他们钱。皇帝说:你怎么?他说:您不知道,这家里有穷亲戚来,就是你修福最好的机会,而且说明你人好才会有穷亲戚来。你要没有善心,他不来。所以我就跟公司员工宣传这个,过年前就开始照顾,送东西,送红包、送法宝,请他们吃饭。那分包特感动,觉得你看人家胡老板,年年给咱们生意,到过年人家还请咱们吃饭,还给咱们红包,还送《弟子规》,这不是神经病!我说学佛的人都有神经病,因为没有自己,在你们来看就是神经病,其实这最正常。所以过了春节就辞职的,六万台炉子,因为去年金融风暴不敢招人,我给大家说,到了九、十、十一这三个月我才签了合同。前面九个月没合同,谁敢招人?那你这炉子一来,你再招人哪儿那么,你说炉子来就有人了?现招人你不得现招、现培训,这个时候最较劲的时候,人家分包起了作用,不吃亏!明白这个道理吧?所以人家分包,年前请了客,胡老板有难,那还有什么说的,兄弟们,上,胡老板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。

  所以我有个理念,我有个想法,就是说我们现在生活在这个社会上,说要谢谢别人,存感恩太难了,几乎没有人有这种意识说我要感谢谁。我就想拿点钱在公司,希望我的员工天天生活在被感谢的氛围当中。售后服务部,二十万台炉子要修,每年上门六万次。原来是什么?没学佛之前,维修要收钱,免费或者减费,打折,都得我签字,这是我的钱,你可不能帮我免了,免了得我同意。所以没学佛之前把得特严,我千年的媳妇熬成了婆,我终於把这炉子卖出去,你们现在必须得找我来修了,姑奶奶我等著你,我的刀磨得快快的。我招投标,我那么难,我给你们安装,我没挣什么钱,我利薄。你现在怎么著?我在香港剃过一次头,一九九七年的时候,到理发店去,那老板说,我说有座位吗?有有,进来吧,老板进来进来。给我系上围裙,洗干净头,唰,一推子给我推上去,给我撂那儿了,我说:你给我理。人多,等会吧!我还出不去了。你们怎么这么杀鸡取卵,这么做买卖?来,大哥,别著急,喝杯水。等一个多钟头才给我剃上,我下一次再也不去那个理发店了。坑人嘛,你说你满了就别招人了,他不,他非得给你先弄上,反正你也走不了。大陆也有这种情况。

  所以这次这么一弄,我跟售后服务部说,天天还给我送减免申请,这家该不该免,这家该不该减,我说:行了,别罗嗦了,我也不是看这个,什么免不免、减不减的。我对你们售后服务部就两句话,第一,一件投诉都不许有,学佛人不能让人投诉。二十万的用户,一年上门六万次,不投诉,那你不打折行吗?你服务不好,质量不高,「大哥,得了,给你打个折,得了,您熄熄火。」该收一千收您八百,该收八百收人六百,打折。那胡总不是吃亏吗?我看看公司的司训,什么?「逆来顺受,吃亏是福」,每个公司的员工都必须牢记的。到了二00九年,更甚了,我给你们售后服务部一百万的指标,干嘛?打折给我打出去,每个月八万,钱得给我花出去。花不出去,你售后服务没完成任务。这售后服务部经理急了:胡总,挣钱容易,花钱太难了,这八万花给谁?我说还必须花给那困难户,低保户,没钱修炉子的。不容易,八万,茫茫人海,你哪知道谁家需要。而且你们打的每一折,你必须得给我写清楚,哪个小区哪个楼盘,家姓什么,电话号码,我打电话去问,你不能唬弄我。而且,上门给人修炉子给我带一千块钱去,帮助他,免费给你修,我还给你送钱。那个雪片,一个月收了九面锦旗。我卖了十二年炉子,锦旗?全是消费者协会找我,说你们这炉子质量不行,投诉多,工商局。

  你看,那老头老太太特感动。有封信我没带来,说我的夫人是半身不遂,卧床不起,我是一个老年人,(「我」是个男的,就是那位先生。)有高血压、糖尿病,儿女都不在身边,今年冬天特别冷(北京今年冬天特别冷)。修这炉子,一问这泵坏了,需要一千一百块钱,我们实在没能力花这个钱。这时候,我们实在无奈的情况下,我们提出打折,贵公司给我打了八折,降到了九百块,九百块钱我也没钱,我能不能分两次付,先付三百后付六百,然后你们的经理说可以。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搞的,听说老板是学佛的,发现了这个问题,还批评了售后服务部经理,说全免!而且以后永远不许收钱。我们都不知道你们这公司在学什么,听说你们公司在学佛,这就是菩萨。那时候我正在海南跟蔡礼旭老师汇报!他给我发短信:胡总,给我发的特长,这家怎么困难,我们好不容易谈了半天打八折。我回短信说:你真让我失望,我都给你权利每个月打八万的折,你为什么不用这八万给这人解决?应该全免,而且要带著钱去慰问他,要做好样子,让人知道我们是学佛的,我们是学《弟子规》的,要把这种温暖送给我们的客户,这叫敦伦尽分,这是你的本分,这是你的客人。你说汶川地震你捐一个亿都不如免这一千一重要,跟你没关系,也不能说没关系,关系不是那么直接。你放著你的客户不照顾,你到汶川捐一个亿,对不起,无有是处。印光老和尚并不赞叹。

  所以他们现在特别紧张,我跟大家说,我今年二0一0年,我实行这套制度,每个月减八万,没有一个月完成任务的,售后服务部经理都不敢来看我。他跟我说一个月挣上一百多万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胡总,这一个月挣了一百六。不敢跟我说,他一来我就说:怎么著,那八万打给谁了?胡总,挺忙的,还得调查!我说:就得调查,到物业小区去,找街道委员会,谁家困难,走访,这是功德,这是做好样子,这叫法布施,这叫财布施。为什么我们这么做?释迦牟尼佛当年托钵,不就托的是这种钵吗?你们今天打折不就打的是钵折吗?所以什么叫念佛,什么叫学佛,在工作当中,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。我这么做了,你说我的员工他能不这么做吗?久而久之,就变化气质,你先变,你成天拉他干这个。那胡老板现在不在乎钱了,胡老板现在想开了,胡老板现在行善了,员工自然就善。

  所以「依报随著正报转」,这就是我们具体落实了凡先生说的,「一心为善」,这不就善事!买橙子,打折,人家婆婆有病了,多了,我这故事。我这一天就得好几件,因为我自己去转,说:胡小林,你忙什么?我除了念经,阖上经本我就出去转,怎么样?哥哥伤了,哪儿伤了?腿伤。好,积水潭医院咱有认识人,进去,拿一万块钱当押金。「胡总,不好意思」;「别不好意思,闲著也闲著,这钱留著有什么用,全是造业」。高兴极了,这一上午。我来之前也是,我刚刚给大家汇报那个肝硬化,我特高兴,把他送进了医院,给了他钱安排好。你说这一趟香港来的,踏踏实实坐上飞机,所以无比的快乐,少挣了吗?一点都没少挣。开会了吗?没开会。发脾气了?没发。说瞎话了?没说。君子乐得作君子,全是这个,存不下了。时间到了,我们今天晚上就回北京了。

  谢谢大家!谢谢大家!阿弥陀佛。